愛情殘存的光輝——鐵玫瑰

午後電影2016第七期分享影片《第九區》



第九區是一座被拒絕的「城市」。


第九區是城市嗎?

第九區在嚴格意義上來說不算城市,它更像是城市邊上的附屬區域。

既然是附屬區,那麼它一般會具有城市需要的但不能處在城市中的特定職能。很不巧,第九區的特定職能不是那麼有趣,在今天也很少見。第九區的特殊功能是種族隔離。

換言之,第九區是一座被拒絕的「城市」。



關於族群話題,究竟是電影俗套,還是現實老套呢?


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出生在南非,《第九區》的原型正是20世界上半葉的南非開普敦市第六區。歷史中,圍繞著第六區的最顯眼的兩個詞就是驅逐與種族隔離。

尼爾·布洛姆坎普在拍完《第九區》2009之後又拍了《極樂空間》2013和《超能查派》2015。我們不難發現其中族群對立的味道。不管是「舊瓶裝新酒」還是「換湯不換藥」,族群間的壁壘卻一直存在,最近發生的就有「歐洲難民潮」、「白人警察槍殺黑人平民」。



「外星人,禁止!」


外星人是不是人?

事實上不管答案是什麼,人類的心中多半帶有歧視。

一直以來,人類以地球上最高等生物自居。

不說地球上其他物質,人類自身之間的「平等問題」尚未解決,如何能容得下一個外來高等物種?



生存與回家就是外星人所有的戲,剩下的全是人類在演。


當人類打開太空船,發現虛弱的外星人時,所作的決定是實施營救。

當外星人居住在地面時,人類對外星人的做法是去武裝和種族隔離。

當人類遷移外星人時,人類自個兒分成兩撥:暴力驅逐和人道主義。

人類為什麼如此複雜,如此多變?人性使然。



愛情殘存的光輝 — 鐵玫瑰


實際上,我們一旦我們進入角色,不管身份是人類還是外星人,我們作出的判斷往往是由集體利益所支配。

集體利益本身不存在問題,有問題的是集體。這個問題往往是那些因為集體利益而被踢出集體的人最能體會。

電影給了我們上帝之眼,我們可以目睹整個事件,這給了我們質疑集體利益的機會。

《第九區》大量的篇幅都在告訴我們「集體利益」是否值得相信。

最後的鐵玫瑰,我們誰都不會懷疑,因為這是愛情。






好萊塢式科幻大片外表的《第九區》實際上是一部低成本製作片子。飽滿的故事背後是令人心酸的歷史背景。

現場觀眾更多是第一次觀看這部電影。但討論過程中,大家還是層層剝開電影的表象,深入到當下的時事乃至電影生存環境當中。







影片挺男性化的。這裡的「蝦人」說起來是異族,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某個殖民統治對另一類人進行侵略。比如德國對猶太人,日本對中國等等。對這些「蝦人」進行非人類化的改造,讓他們的殺戮變得心安理得,理所應當。之前有說到關於中國院線電影,這幾年一直刷著美國好萊塢大片,從星際迷航,美國隊長,速度與激情等等一系列電影,說實話不可否認她的成功,但看多了乏味,全是套路。




這部電影在外星人的外形上的設計就是瘦骨嶙峋,被人類安置於貧民區就表示它們屬於最底層。也沒有給它們安置工作,甚至要驅趕於更小更偏遠的地方……形式上是在救助與集中管理,不如說是監視下的自生自滅,並且還要對其進行人類需要的任意行為。比如,做實驗,化學研究,搶奪武器……我彷彿看到了南京大屠殺日本對中國的侵略,而我們就是那群瘦弱被圈禁的外星人,我看到的是一個弱勢小國和強國大國之間無法和諧平等的關係,種族歧視仍舊存在。





《第九區》中的蝦族肢解野獸,嗜吃貓糧,這些都是非洲貧民窟的真實生活現象。而「蝦」也表明瞭他們的地位是在食物鏈的底層的。而蝦族們的飢不擇食也體現出了人性在極端惡劣的條件下會首先滿足自己基本的生理需求,而後才會滿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影片中幾次提到蝦族們為了幾罐貓糧而輕易將他們的武器賣給黑幫,這讓我聯想到中國近代史上的遭遇,為了鴉片而不惜賣國,賣掉那些曾讓我們引以為傲的文明和資源。也許在那些西方國家眼中第三國家就是蝦族,骯臟,愚蠢,粗俗暴躁。而第三世界國家的崛起,爭奪了他們的生存空間,分享了他們原本豐裕的資源,於是他們有他們的擔憂,需要打著各種旗號,遏制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因為我們是受害者,所以我們唾棄,鄙視這些行為。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我們是受益的發達國家呢?我們會不會也會因為發展中國家的崛起爭奪了我們的資源而對他們感到厭惡並向他們開火呢?




《第九區》一反常態的描繪了擁有先進科技外星生物脫離了技術的防備,在地球上遭地球人類邊緣化的慘狀,但也能理解,在這茫茫宇宙之中「叢林法則」也許是唯一保障自身的准則,對於不能理解的事物,我們一貫的做法就是消滅它,人類知道了外星科技的絕對超前,這是很恐懼的事,趁它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研究它們的科技,再用來保護自己,一切都似乎無可厚非,但這部電影恰恰沒有給出這樣單一的是非觀,電影中「大蝦」在人類實驗室看見自己的同伴被肢解研究的景象時,我看到的不是外星生物,那就是個披著怪異衣服的人啊,而這個場景更讓我想到二戰的奧斯維辛,日軍的毒氣室,人性的醜惡在一切合乎邏輯的現代文明中依然陰魂不散,而這部電影也正是透過主人公艱難抉擇,展現了人性僅剩的一點希望,影片結束變成「大蝦」的主人公做的那朵鐵花我更相信是在祭奠人類喪失人性後必將走向滅亡的命運。




現實很科幻,電影很寫實。公開說真話其實挺難的。在創作中,最後的限制反倒不是對語言的理解,而是現實。雖說良藥苦口利於病,咱現在吃的藥還是裹上糖衣和潤滑膠囊。在我看來,《第九區》不但吊打大部分好萊塢大片,還指出了人類一些不方便直說的問題。




特別鳴謝:


十方藝術中心攝影工坊

十二月咖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