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十方藝術中心,《漫漫》如約而至。

        本次展览由藝術總監曾途擔任策展人,陳橘人擔任執行策展人。藝術家葛夢溪從2018年8月15日至2018年11月1日駐留十方藝術中心,本次展覽是她的第一次個展,展覽將持續到2018年11月4日,開放時間是週五至週日14:00至18:00。

        在此期間,梦溪笔谈等待你的续写。


        文字編輯:陳橘人

        圖片攝影:熊柏靈 龍正悅


■ ■  展 覽 現 場 ■ ■


策展人曾途、藝術家葛夢溪開幕致辭


藝術家葛夢溪向觀眾分享創作思路


現場觀眾觀看及討論


展覽現場大合照


■ ■  藝 術 家 問 答 ■ ■


問:布展工作狀態如何?在這個過程中,和作品的關係又是如何發展的呢?

葛:想呈現的和最終呈現的是會存在一定偏差的,這些偏差無論來自哪個方面,都像創作者和作品之間的交流,有時候,覺得她們只是借著我的手出現,我也會很尊重她們的意見。很有趣。


問:展覽作品呈現的邏輯是怎樣的?你覺得觀眾能快速感應到這個邏輯嗎?

葛:展覽呈現上,既是一種文字邏輯、也是一種交流邏輯。《巨大的動物園》我先試探與觸摸最表殼、最顯現的生活場景。作品中,裹著蜜,也鋒著刃,如果人放棄意識,擁抱與堆積景觀,動物與人的那條線,我個人覺得不存在。而《巨大動物園》的擺放視角是坐在《練攤》上的觀看位置,在這裏,我把人與商品之間的從屬再次模糊了。到此,有意無意的已將問題放大與激化,產生不適。而《繁花似錦》的中心位置,就是在說明即使帶著厭惡批判,仍保有對幸福、善良、真誠的珍惜,對世界和平、人類幸福根本命題的祝福。而這些矛盾與預設衝突,也是文字與交流中,必須的,是愈走愈深,愈往靜僻的層層構築。到《溫馨提示》與《她》的部分,就已經不設防線了,帶著天馬行空,暢所欲言。物質到精神,走了過場,切了口,又不切的深,留有癒合,是一種禮貌。觀眾應該是不能快速感應到,但觀眾也是需要培養的,我也會努力努力,更願意去表達,做得更好一些。


《巨大的動物園》裝置,2018

節選自述:在我的眼前,可以看见墙内有两所园,一所是动物园,还有一所也是动物园。


《練攤》裝置,2018

節選自述: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問:能感受到你自身的思考是很有深度的,這一點體現在你的文本上,這一次為什麼沒有在展覽中多放一些自己的文本呢?

葛:我想分下來,好好寫字就好好寫字,好好做藝術就好好做藝術。也可能是我需要精進的部分,她們還在互為僵持,書本上圖文相配是為了幫助理解,她們,不是。


問:藝術對於你來說,是怎樣的存在呢?

葛:我有說海報上拖著的字,很像我的尾巴,藝術就很像我的尾巴。去擺動沖冠表達心情,去回身蜷縮安撫情緒,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


問:如果要賦予每個作品一個詞,你會用哪些詞?

葛:《巨大的動物園》蠢鈍 ,《繁花似錦》甜蜜 ,《練攤》雜 ,《溫馨提示》洶湧 ,《她》我。


《溫馨提示》裝置,2018

節選自述:什么是温馨提示?对可能发生的事情建议与保护。


《她》裝置,2018

節選自述:即使將她置於我們熟悉的物理空間,她也會選擇浸潤,而不是分割。


問:“一絲一毫不受限制,一藤一蔓無論形狀”這樣的生命狀態,對你的藝術創作會有什麼影響嗎?

葛:自由,但也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慢慢來。


問:首次展覽亮相,新的階段開始,自己會有些哪些遺憾與新知?對於未來的打算又是怎樣的呢?

葛:製作週期花了兩周,思考週期我自己也不知道花了多久。遺憾其實不會,我部分瞭解我自己,不到最後,作品都不會設置好的。更多的時間,我是會把更多的細節化處理化,但莽莽撞撞的狀態我也喜歡。就像展覽主題《漫漫》,作品是一次總結,但也是一次過程檔。要對這種過程樂此不疲,才能更好的走下去吧。對於未來的作品與展覽,我是已經有計畫的。在路上,很多新的想法就開始蹦蹦的往外湧,我非常喜歡一個階段到另一階段之間,帶給人的興奮與刺激,當然,這段時間也很容易燥,要想清楚什麼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我前天遛彎,走到荷花池畔,突然想到,太關心腳下的路,反倒錯過了風景,就停下,站在池畔邊,放空了心思,也就在那一刻,眼前的大橋與廣場突然都華燈初上了。對未來,我並不是完全不慌,但我就是有我的相信。


《繁花似錦》裝置,2018

節選自述:繁花似錦是在祝福,去豐富,去體驗,去收穫與保存每一個珍貴的時刻。



了解展覽詳情,请点击下图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