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2018年11月10日晚,“一個迷茫的服裝設計師”出現在十方藝術中心的展廳。她是藝術家王孟楠的作品,在現場,孟楠與大家分享自己工作、生活的經歷以及此次創作的思路。她也是大笨鳥及其腳下的磚,層層鋪展,情緒、迷思與釋懷,今日起至11月25日,歡迎你來到現場,和她交流。


圖片攝影:吳先晨 熊柏靈

文字編輯:陳橘人  


十方藝術中心駐留藝術家王孟楠開幕致辭


十方藝術中心藝術總監、本次展覽策展人曾途開幕致辭


本次展覽執行策展人陈橘人開幕致辭


展覽現場圖片



■ ■ 策 展 人 結 語 ■ ■


《無花果樹下》

曾途


        肉身若無衣裝,便自裸呈相見,一如伊甸園中的亞當和夏娃。

        後來女人偷吃了那智慧樹上的果子,並給了她丈夫,兩人突然明白了人類第一事——羞恥,明白了人間第一情——尷尬,便順手用無花果樹葉創造了人類第一物——衣裝。

        被逐出了伊甸園,他們開始創造人類和人間,還有衣裝。


        上帝雖先造亞當,但夏娃卻首先成人。

        男人咬果子之前,夏娃是第一個孤獨的個人,因她首先自知肉身羞恥,又因其自知而陷入明白後的孤獨,也因那孤獨與整體分離,成為了第一個人,而此時的男人還一如鴻蒙。為逃避那絕對孤獨,便使那男人一起,食了果子,生出尷尬,滅了孤獨。

        但尷尬一現,便是雙份,有了自我與旁人的兩見。兩見的中間生出個你我的相見,相見於衣裝,衣裝裏藏著彼此。但唯有衣裝,彼此才可相見,赤誠無遮固然好,但落在了伊甸園裏,人間相見,必有衣裝,出入上下,皆現彼此,生老病死,服見眾生,衣裝從於人情,便成了服裝。萬象人間,無非彼此,服裝和於人情,人情幻化親疏遠近,服裝隨顯貴賤體面。


        現代服裝和於現代人,現代人的大業是生產,服裝自然也是產業,這道理是西方傳來的,接伊甸園的緣起應不算牽強附會。現代服裝的生產,卻大都在我國,似那無花樹林,能生出不少葉子,至於如何摘用,以遮其所恥,顯其所信,卻還得求助夏娃。如何尷尬,如何不尷尬,這還一直依然是個問題,所以服裝三不五時總得重來,服裝不合時宜,則會導致彼此的無窮尷尬,就總需得著再新摘些葉子,另外弄件新的。新的服裝造就新的彼此,同一個裏子擁有多一個面子,每一個面子相見另一個面子,每一個裏子就擁有無數的面子,所以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巨大的衣櫃,服裝業則是現代人間的巨大產業,生產彼此一時所尚的面子。


        服裝當然是為了相見於彼此,為了被旁人和世界看見,為了使他們認為外面就是裏面,服裝就是肉身,面子就是裏子,雖然服裝設計顯而易見地總是試圖顛覆表裏如一的原則,總是試圖解釋和改變它包裹的肉身。如此意欲分離又必須合一的糾結,乃是“尷尬”一詞的本質。它源之夏娃的煩惱,為明白自己赤裸之羞恥而煩惱,這羞恥使她躲避一切,陷入孤獨,雖然她希望擁抱亞當戰勝孤獨,羞恥卻阻礙著她,直到無花果樹葉幫助了她,使她既能遮掩羞恥,又能回歸亞當,所以那樹葉使他們相互遮掩、隔離,又使他們合一,或說,為使最終合一,必使相互遮掩乃至隔離,這便是服裝永遠的定命,在表裏之間分離又合一的尷尬中尋找本體。


        孟楠是個女人,還特別女人,和夏娃一樣,她也是服裝設計師,她也去了無花果樹林,她錯悟了一件事,她以為無花果樹的果最重要,她拼命幫它成果,年復一年……很久以後,她才明白那顯而易見的現實,無花果樹有用的只是葉子,至少旁人都這麼想,也這麼幹。

        所以她總是抽泣,捧著無用的無花果流淚,那是她經年的青春。


        孟楠,你應該明白那秘密:無花果的花,就是果,無花果的果,就是花,你捧著的就是成果,那樹上所有葉子都是為它而活。

        雖然今晚的你依然憂鬱,和夏娃一樣。

        捧著那果實,出樹林去吧。



 ■ ■ 現 場 作 品 ■ ■


《關於我姥爺的一個故事》,綜合裝置,2018

節選自述:這個故事裏,我不是親歷者,但是它確是我對社會最初的認知。


《我和160/84A》,行為、影像,2017

節選自述:在社會生活中我們也會不得不面對一些根本不適合自己的隱性或者顯性的規則和標準,有時我們別無所擇只能硬著頭皮去適應,就像想辦法把2XL碼的自己套進M碼的襯衣裏一樣。


《討厭》,行為、影像,2015

節選自述:那些在個人生活中的“不得已”是需要被瞭解和關注,也需要更多的接納和包容。


《竹葉青對飲竹葉青》,綜合裝置,2018

節選自述:我想看到相同叫竹葉青的酒和茶,這兩種東西放在一起,會呈現出怎樣的關係。


《你覺得》,綜合裝置,2018

節選自述:我是一個迷茫的服裝設計師,我想向不同的人詢問,聽聽這個行業的不同的人對於我迷茫的看法,他們在這個行業的感受。

錄音錄音文本:

王孟楠:最後一個問題,就是我這回展覽的名字叫“我是一個迷茫的服裝設計師”。那麼,對於迷茫的服裝設計師,你能給一些什麼建議嗎? 

潘霜霜: 堅持做自己。


《Where are you》,綜合裝置, 2018

節選自述:我在工廠裏遊走,輕輕反復哼著“where are you”,腦海裏就有了這件羽絨服。


《踢腳線》,綜合裝置,2018

節選自述:我想每個人都有屬於他/她的一塊磚頭,在一個不易察覺的位置。


《關於生產線上的一件工裝襯衣》,綜合裝置,2018

節選自述:每一個服裝線上的人都應當獲得和電影片尾一樣的感謝機會。



了解展覽詳情,请点击下图海报


        十方國際藝術駐留項目(DAIR)是具備「當代性」、「實驗性」、「在地性」、「公共性」多維度藝術研究交流平台。致力於在國際當代藝術語境中,直面當今時代背景下的在地性社會現場與文化脈絡,通過跨領域、跨媒體、跨學科的多元融合,進行開放性、創新性、實驗性的理論研究與創作實踐探索,進而實現藝術與社會的互融共生。

        十方國際藝術駐留項目持續招募和邀請來自全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策展人、設計師等專業人士,提供數月的在地駐留與成果展示機會。助力各類專業人士在此平台上進行在地理論研究與創作實踐,自由施展其創造力。為此,我們同時鏈接可互促發展的各領域資源,進行合理的社會合作與資源匹配,實現藝術的社會效益,攜手共同促進地區振興與文藝共生。

DAC Artists In Residency (DAIR)  is a multi-dimensional art research and exchange platform with “contemporary”, “experimental”, “locality” and “publicity”. DAC is committed to materializing the symbiosis of art and society, facing the local social scene and cultural background under the context of the current era of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environment to carry out cross-disciplinary, cross-media and interdisciplinary integration through researches on theoretical practices with open, innovative and experimental mindset.

DAC continuously recruits and invites artists, curators, designers and other professional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o Artists In Residency and provide months of local residence and works presentation opportunities. DAC help all kinds of professionals carry out theoretical research in locality and practices in creation on this platform, exerting their creativity with freedom. To this end, we also channel resources from various fields and leverage reasonable social cooperation and resources to materialize the social effect of art, the revitalization of the region and the symbiosis with joint eff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