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講 座 開  ■ ■ 

        重慶在急速國際化的過程中,像金山意庫這樣的公共空間,在五年前的重慶是不存在的,今天這種公共空間,如雨後春筍般的快速生長起來,如何塑造具有在地性的、符合中國重慶當下發展階段的公共領域、空間和事件,是當下從事這一行業的新興人士正在面對的問題,與具有先行經驗的西方學科體系下的專業人士交互學習,是我們展開這一思考的路徑之一。

         曾途先生講座開場發言


        本次講座由十方藝術中心理事長兼藝術總監曾途先生作為主持人,邀請到來自澳大利亞領先設計院系——新南威爾士大學藝術與設計院系的Ian McArthur博士和Stephen Goddard,以及來自於悉尼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設計實驗室的Luke Hespanhol博士。

姜濤先生受邀出席討論


         同時,為實現與當地文化現狀的深度互動,本次講座也邀請到來自重慶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重點規劃工作組、從事城市設計與城市規劃專業的姜濤先生,作為特邀對談嘉賓,展開專業討論。

        本次講座的主題是「從畫廊到城市空間」,這個開題很有意思的點在於,「Gallery/畫廊」最早是劇場和宗教場所用於通行的空間,是沒有特定功能定位的灰度空間,後來逐漸發展為「帶頂的走廊」,成為兩個特定空間中的、具有空間連接性的「公共空間」。隨後西方貴族通過繪畫作品懸掛等方式對這一空間加以應用,使其成為一個具有審美功能的空間,再後來,這種方式被廣泛應用,「畫廊」由此作為「最小單位的公共空間形式」產生出來。伴隨現代化城市空間的演進和社會分工,為承載不同社群中的不同人群的交互,「城市空間」中到處都充斥著不同程度、不同性質的「公共空間」,這一主題的立意即是從「公共空間的極小化到極大化」的演變過程。

講座現場

        接下來,我們將分別請Stephen、Ian、Luke先生為我們分享一下他們在這一命題中的實踐經驗。


■ ■  講 座 內 容 回 顧  ■ ■ 


Stephen Goddard——設計,縫隙實踐與焦慮的世界

講題概述:這次演講將重點介紹設計師的私人實踐。設計實踐在當代這個充滿壓力的世界的背景下,可以被理解成一系列的模型,這就引出了所謂的「縫隙實踐」。這讓我們能夠在一個整體的設計網絡中思考一系列的實踐類型。演講將集中討論近期作品的成果,其中設計師可以被視為縫隙空間內的作者,在商業實踐的主導意識形態之外工作。

Stephen Goddard講座現場


演講正文:

        大家好,感謝四川美術學院、金山意庫和十方藝術中心的本次邀請,很榮幸能在此為大家做分享。


        今天我給大家帶來的分享主題是「如何在焦慮世界的網格中,以設計師的身份,展開縫隙實踐」,這一主題目前仍然處於實踐階段,並未完全成熟。

        首先,我將展示過去25年中我的一些作品。這是我之前做的一個戲劇舞台設計,基本上是我設計生涯中最早的一個設計作品。

        我以往除了從事戲劇舞台美術設計外,也做過品牌展示設計,這是為一個長達四年的悉尼節日做的品牌推廣。

        後期,我的設計領域擴展到公共領域設計,如上圖是為悉尼動物園做的入口設計,運用了豐富的設計元素。

        此外,我也做了一些室內展示設計,上圖為近期為澳洲的一個展覽做的展陳設計。有趣的是,動物園入口設計和澳洲這個展陳設計都應用了一些電子屏幕和聲音裝置,更生動傳達內容本身。

        再者,在展陳設計中,還會結合宣傳冊的設計,為展覽和展示空間起來推廣和宣傳作用。

        這是為藝術家設計的作品集。

        這是我以策展人身份策劃的一個展覽,但同時我為這個展覽在入口處做了一個裝置設計,這個作品對我來講很重要,是我將設計師的身份和策展人的身份連接到了一起。

009(視頻)

        這是我將我作為設計師的所有經歷和作品匯總呈現在這張表格上。

        後來,我思考如何展現不同藝術形式之間的關係,如上圖,這是一張由Oskar Schlemmer在1925年繪制的一張戲劇演出圖表,這張圖展現了所有以不同分工參與到一場戲劇的人的排序方式、主次分級和重要性,呈現了清晰的關係秩序。如,在Music這一竪排,最高層級是「OPERA/歌劇」,最下面是「folk song/民歌配樂」,其他的音樂形式分布在最高與最低之間。我認為最有意思的是圖中間,三個圓相交的灰色部分,這裡帶出了一個邊界概念,這跟我們這一期的主題息息相關,這意味著我們踏入一邊就放棄了另一邊。

        後續我又參考了一些其他的設計模型,如上圖,這是由Richard Buchanan繪制的表格,我們可以看到,針對圖形和符號的平面設計(GRAPHIC SYMBOLS)是相對具體和簡單的,而文化體系設計是相對抽象和複雜的(SYSRTERMS AND CURTURE)。由此我發現,很多製圖設計都是簡單的線性邏輯,而單向的現狀邏輯無法全面綜合的體現信息的完整面貌,

        隨後,我看到這張模型,這是Leonhard Eular的視覺圖式在概念實踐模型和Schlemmer方案中的應用圖示。這張圖表展示出,當有4種不同屬性的人群在你的作品中時,這之間會產生6種可能性去結合他們,如果只有三中人群,那麼人群之間的鏈接度就會大大降低為三角關係,四角關係中的橫向和縱向的互動關係隨之消失。這張表不僅能夠表達出不同藝術家之間合作的可能性,也表現了個體藝術家與外界建立聯繫、隨後產生藝術家與藝術家之間的想法碰撞,這與藝術家或者設計師獨立去創作作品是不同的。

        在我後續設計生涯中,我開始實踐以上的一些模型,將自己作為大的設計網絡中的一部分,慢慢製作比較小的東西去展出,加上公眾的互動和參與,藝術作品感逐漸增強。

        這是我五六年前,與一位攝影師合作,我用字體在牆上貼了一些關於城市發展中的問題,攝影師則在牆上張貼了一些肖像攝影的作品,目前作品仍存在於這個位置。

        我在澳大利亞的設計中心做了另外一個展示設計。

        同時展出了另一個我與攝影師合作的作品,這個作品記錄了一些藝術工坊的發展情況,記錄內容包括這些小的藝術工坊由誰經營,做些什麼事情。我想通過這個作品讓更多的人清楚這些工作坊的分布狀態和運作信息。這個作品同樣也是嘗試打破傳統的設計範式,將自己置身於社會設計的大網格中。

        上圖這件作品不是我創作的,這是我在澳大利亞的住所附近,居民為表達政府在建高速公路行為的不滿,用藍色緞帶纏繞在樹上,這些藍色綢帶是政府宣傳悉尼活動所剩的材料,我很喜歡這個作品的原因在於,它很好的表現了人與城市的聯繫,這個公眾作品跟上面介紹到的我在建築表面貼對於城市問題的文字,是很相像的,都是在這一地區生活的人群對城市變化的一種回應。

        我們回到我的這張作品全局圖示上,可以看到,我從2014年到2017年作品形式融合了策展、批評文章撰寫、出版物設計、展示設計等多種形式。


展覽畫冊

        在上文中提到的霓虹燈裝置展覽中,我不僅做了展示設計,還以參展藝術家的身份,在展覽中展出了我設計的展覽宣傳冊和我的一個影像作品。


021(影像)

        這個影像作品花了六個小時去製作,影像中記錄著我將兩本閒置的書:一本記錄著核爆炸後的世界的書,和一本教授手工製作的書,分別對半切開,然後各取一半,再一頁頁蘸上,這個製作過程使我感受到平靜、治癒。

        作品的展示氛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將書放亞克力展示台上,另一部分是將記錄視頻放在展台後方,剪輯後的視頻一個小時左右。當我將我的作品以這樣的方式,呈現在展廳里時,出現了區別於以往常規設計師與觀賞對象之間不同的關係,這個作品的拉近了我與公眾的關係,而傳統的設計者設計產品,其實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是非常遠的。

        這是我這本書的細節,我很喜歡最終這個膠水的痕跡,它看起來很像傷疤,是一種修復行為,並且其中一本書的名字就叫:治療之外去修復整個世界。

        這一件作品是我做過的比較複雜的作品,我認為很好展現了我的設計理念,這個是我在二手古董店淘到的一個測光儀器。

        圖中我用到的木板非常古老,大概有1000年左右。我用科技手段和手工製作結合進行製作,最後用手工打磨,最終我給這個古老的測光儀器做了一系列的新的鏡片。

        每一個鏡片上都有激光雕刻的一對詞彙,以此來像佩戴眼鏡的人提問一些對於世界的看法,這樣的操作使一個古老的物件獲得新生,成為一件新的作品,改變了原來的用途。

        在得到新南威爾士大學的許可後,我將所有鏡片拍照打印後掛在牆上,這部分被打印的鏡片是沒有文字的,前來參展的公眾可以自己在上面塗寫任何他們想要的詞彙。

        這邊成一個有公眾參與的互動裝置,有800余人參與其中,這個作品很好的實現了我作為一個設計師想要與公眾建立交流的意願。

        最後,我把這800多人塗寫的文字扣下來進行拼接,聲稱了以下這兩幅圖片,你可以看到,公眾塗寫的文字中大部分都是對這個世界美好的憧憬,如「愛」、「快樂」、「和平」等,我從這些來自不同的人群對這個作品的不同回應中,感受到無窮的樂趣。

        如果現在再回剛才的圖表,面對這個作品,就非常不好界定,這是一件藝術品、或者設計品、還是信息收集或者調查的行為。

        謝謝大家。

——以上文字來自於Stephen Goddard的現場發言整理,圖片和視頻均由發言者提供,以下是講座現場關於其發言展開的討論——

現場觀眾互動

公眾:感謝您帶來的精彩分享,我想問一下上述介紹到的參與到其作品中的800多位公眾都是什麼身份,是個什麼樣的群體。

Stephen先生回應:當我做這個作品的時候,出於個人隱私和保密等原因,並未對參與者進行信息收錄,不過這個問題也引出了一個很好的方向,就是以此可以進行更全面的調查研究和樣本採集,以後可以嘗試一下。並且我現在也有想法將這個800多人的回應,做成本書,繼續發展這個作品的想法。


姜濤先生:感謝您的分享,我作為一個城市規劃和設計的愛好者分享一下我的感受,您剛才介紹到的變現個人整個創作的圖示方式,我們將其稱之為「時空年輪」,這種方式將個人創作過程中的大記事所處的時間空間和內容很好的呈現出來。我在想,如果可以將你在某個階段對於城市的定義集合在一起的話,它可能會形成一個特定階段的「城市的畫像」,包括剛才介紹到的800人參與互動的作品,他也是現在大數據採集的一種手段,我們稱之為「人物畫像」,即:在城市裡邊,採用同種方式,實現對數量級人數的信息採集,進而得到一個開放式的答案,對城市中人群的狀態進行描述。

Stephen先生回應:您說的非常好,這也是我接下來想要為之努力的事情,謝謝。


曾途先生回應:感謝Stephen先生從個人實踐的角度,分享了自身與設計、生活、公眾等之間的關係,或許因為我們進入「Made in China」的階段太快了,很多時候,我們會將「設計/Design」和「生產」掛鈎,但「設計/Design」最初的意思其實是人類將行為所產生的感受和意義,通過「Make Sign/製造痕跡或者記號」的方式,加以銘記。「Design/設計」是源自一個人的聲音,但這個聲音會通過資本和權利的助力,呈現出一種介於兩個人、兩個國家和兩個民族、兩種文化之間的中間地帶,這個中間地帶就是我們籠統的所說的「Midea/媒介」,中國人生活在表象的社會現場之間,但他們醒來的第一件事是起來查看工作清單,這實際上表明所有人已經跟城市中的技術媒體聯繫在一起了,接下來有請Ian博士帶來他們在重慶進行的城市媒體生態學方面的調查研究。





【講座內容:Ian McArthur——重慶城市媒體生態學的映射】


講題概述:中國的城市正在被無處不在的數字媒體散髮的亮光所重塑和更改,比如媒介架構、城市屏幕、媒介零售環境以及出租車、電梯、個人設備、公共交通中的移動媒體等形式。重慶的城市媒體密度日益增加,使其成為中國城市未來以及其複雜的城市媒體生態的一個尤其相關的範例。本次演講中討論的研究使用專家訪談得出的見解來描繪重慶的城市媒體生態,以提供進一步研究測試共同設計的城市媒體和參與式設計的可行性,成為城市規劃者、政府、工業和公民可以利用的工具和方法。研究結果表明,在這種文化背景下,城市媒體引入新型參與方法服務於城市規劃的潛力取決於與房地產開發商、製造商和建築師之間的合作,取決於是否開放社區層面的小規模干預測試。

Ian McArthur講座現場

演講正文:

        首先感謝十方藝術中心、來自Priestman Architects並且今天在場的Julia女士,以及包括龍老師在內的四川美術學院對於mad.lab項目的支持,如果沒有你們,這個項目計劃將無法實現。

        mad.lab由Sam Priestman和我共同創建於2012年,其合作者有川美和Architects,我們以工作室的方式來開展實踐。

        mad的意思是繪圖和設計,這是創作過程中的基本方式,我們以游走的方式在城市中穿行,鼓勵學生以實驗、故事講述、個人經歷等多種方式,去展開對城市的認識,討論對城市發展的深化和改造,嘗試將相關可能性帶出來。

        mad.lab將中國城市,尤其是像重慶這樣的超級大都市,示為未來的「實驗室」。

        今天我們不展開關於mad.lab的討論,接下來要講的是幾周前在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的媒體建築雙年展上展示的研究成果,這是「重慶城市媒體生態研究項目」歷時一年後的第一個研究成果,當時有個話題,就是關於城市照明的專業邊界問題,城市燈光照明分為很多類型,有藝術性的、也有商業性和功能性的,背後體系非常複雜,其實是比較難界定的,此外論壇中也提及到,城市照明燈光展示設計中的流動性。

        2014年我做了一個項目,這個項目就是討論公民如何參與城市規劃,我們知道政府擅長收集公眾數據,用於城市規劃,但是現在已經有了超越這種常規方式的形式,比如說以一些藝術的方式來進行。

        我們採用了一些形式來測試城市展示屏幕使用的可能性,當時Luke先生也參與其中,參與其中的每個研究人員都受自身愛好和成長背景的影響,間接對研究主題產生影響,我來自視覺傳播專業背景,與中國的關係可以追溯到2011年,最早是去上海和北京,近些年由於mad.lab的項目開展,來到重慶。

        重慶非常大發展非常快,但對很多西方人來講還是很陌生神秘的,這對於我來說很有趣。

        雖然中西方文化之間差異很大,但有趣的是中國重慶和澳大利亞悉尼之間面臨著同樣的城市化進程較快較高的問題。可否通過參與性設計來提高社會生活的體驗感、塑造更好的城市未來?

        從一個國外視角來看,重慶擁有非凡的環境,城市中間展示著快速的城市轉型,由此產生一些過渡期的混合式城市環境,也產生了一些極具挑戰性的問題。

        因此我在想,我們在悉尼做的一些實踐嘗試,是否適用於重慶?關於這個問題,可否通過共同設計、智能城市媒體和參與式設計的方式產生協同作用,從而利用公民的社會智慧,通過創新方法設計更好的城市未來?


13(視頻)

        這是一個與當地政府合作的、利用互動大屏幕進行群眾意見數據收集的項目,這樣的互動形式以其特有的互動性和趣味,得到公眾的廣泛參與,但其應用到的設備其實是很簡單的,比如說平板,將其設置在人群活動的公共空間,展開互動下的數據收集。

        我對如上的參與式設計感興趣,而通過寫作的方式實現共同設計是我開展工作的關鍵,也是我在實踐所有領域的興趣所在。

        這就是我目前設想的共同設計和參與式流程——這張圖由Fisher、Giaccardi和Ye共同提出的面向最終用戶開發的元設計實踐模型改編而來。

        基於以上模型,本次研究的目標是繪制重慶城市媒體的生態圖,更好地瞭解重慶城市媒體的治理,行業態度和實踐經驗,以及與城市媒體部署和消費相關的未來趨勢。為了更好的回答這個問題,在第一個階段,我們應該首先去瞭解重慶城市當下的狀態,通過對當地居民的採訪和討論,我們獲得非常多的見解。以此實現從參與者到數據庫,再到作出結論並建立認知網絡以促進未來和正在進行的研究開展,這一方法論是定性方法而非定量。

媒體架構

城市屏幕

媒介零售環境

移動媒體

個人設備

        這個話題重要性在於它將使城市設計師和建造者以改善公民城市環境和城市體驗為重點進行設計。這個話題將基於重慶的密集多樣的媒體結構而展開,它們包括:城市屏幕、媒介零售環境以及出租車、電梯、個人設備、公共交通中的移動媒體等形式。

        接下來在與大家分享下與當地人的對話:

        碼頭文化和天氣這個話題討論次數最多,引起他的注意;

        碼頭貿易帶來思想與思想之間的交融、人們的好奇心、開放包容的態度,這些都影響著重慶城市媒體生態的發展;

        再者就是重慶街頭文化,重慶的夏天特別熱,人群因此聚集在街頭巷尾,這使得人群與城市媒體得以接觸。

        這是重慶居民在觀音橋廣場夜晚跳廣場舞的場景,他們身上的燈光來自於周圍大樓的媒體,表現了燈光的流動性;

        重慶的冬天天氣潮濕寒冷,在中國文化里燈管意味著希望和溫暖,燈光就多為暖光。當時有個參與者給了我一個很詩意的反應:the light is the hope/光就是希望;

        重慶的山水構成非常的立體;

        重慶這兩年的發展迅速,其中比較有意思的設計便出現在燈光設計上,這一設計建立在重慶大的旅遊發展策略上,這一嘗試大大增強了重慶旅遊業的發展,很多人前來重慶觀賞城市夜景中的燈光。而目前,重慶正在強調城市的國際化和宜居性,而不只是單向的關注大型基礎設施城市媒體的建造。

        同樣,有些參與者也提到,城市媒體的張揚與個人居住體驗之間的矛盾。城市媒體似乎不太可能成為重塑良性公共空間的載體,畢竟,城市媒體通常攜帶的廣告是影像公共空間的最明顯的關聯因素。

        商業開發對城市塑造的影響力很大,曾途先生也提到商業化是驅動媒體的巨大動力。商業化媒體的展示也在尋求創新,比如視頻彈幕,很有趣互動,互動遊戲牆,KTV在重慶也十分流行,分布在大街小巷。

        結論:在建築媒體上,商業不可缺少,影響力巨大,研究過程中我們認為,開發商是一個重要角色。這讓我想到藝術家安迪沃霍爾,把藝術商業化,或許可以由此思考商業與藝術在城市媒體發展中的平衡。

        重慶有很多藝術活躍的區域,有很多藝術區和美術館,如現在的金山意庫。這是黃桷坪塗鴉街,當地政府也很重視區域文化的發展,但在我看來,所有城市參與者都達成共識時,才能展開相關城市構建的實踐。

        是一個未完成的、將研究過程圖示化的表現,我們從中可以看到城市媒體生態的全貌,其中包括很多相互關聯的影響因素。

        這是在重慶鵝嶺的燈光展,能到重慶看到這樣的燈光展覽預示著很好的未來,我很高興。


——以上文字來自於Ian McArthur的現場發言整理,圖片資料均由發言者提供,以下是講座現場關於其發言展開的討論——


姜濤先生對發言嘉賓對話

姜濤先生:這裡我想分享一下我對於重慶的認識,重慶不僅是一個3D的城市,它其實是多維的城市,為什麼很多重慶以外的人來到重慶,無法很快的認識到重慶的面貌,是因為重慶擁有三千年的歷史,但卻沒有真正的「重慶人」,這就帶出了「移民文化」,這裡的「移民文化」並非指三峽移民文化,而是指在這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重慶承載了很多數量、很多代際的人群流動。而目前一談到重慶,較為熟知的認識大概是重慶近現代的抗戰陪都文化和三線建設文化。現在中國突出的文化現象主要有兩種,一種是被我們稱之為「線性網狀」文化,也就是手機自媒體文化,這是一種看似開放、實則封閉的文化現象;另外一種就是我們剛才看到Ian博士介紹的「外向型的媒體文化」,近幾年呈現出互動、公眾參與的趨勢。但是目前很多年輕人是生活在「沒有真實空間」的虛擬環境中的,我想,如何融化這種封閉的「線性網」,使其回歸到真實空間中,是城市媒體形式需要同步解決的問題,這樣才能實現公共空間的真正塑造,才能使城市的人真正回歸城市。在城市空間中,有了人,有了人的活動,有了活力,才有我們所說的生活。最後說一下,重慶整個城市的特點概括起來可以說是:隨意附形,寬窄自然。


曾途先生:《華陽國志》是東晉史學家常璩所著一部專記西南地區少數民族歷史生活的地方史志。從《華陽國志》對巴人地域生存背景、社會歷史與歷史人物等記載中,我們可以窺視或領會到巴人強悍、勇武、質樸、尚義的民族精神,書中同樣對巴人風土民情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其民質直好義,土風敦厚,有先民之流」。接下來我們有請本次講座的最後一位嘉賓Luke先生,從社群空間營造的角度,分享一下如何在這樣的地方特性中,塑造有意義的公共空間。





Luke Hespanhol——創建有意義的空間:持久數字化場所的創建策略


講題概述:當代城市建設已轉向到傾向於支持當地社區參與的地方干預,來解決他們共同關注的問題,反映他們的價值觀,並通過街頭和公共場所的偶然接觸促進社會互動。這些干預措施越來越多地涉及數字化城市媒體和技術的應用,以方便社區成員在他們共享的公共空間周圍的互動——在此過程中,獲得新的意義和價值。儘管數字化場所營造策略的應用(正如那些已為人知的舉措那樣)代表了一種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是具有實驗性的實踐,但我們已經可以從他們的設計中觀察到其與新興趨勢的整合。本演講將討論「有意義的空間」的概念,它如何解決的不僅僅是安全性,舒適性和愉悅性的問題,還將討論一些指向數字場所營建的新興趨勢,這些新的理念可以為「有意義的空間」的設計和長期耐用做出貢獻。


Luke Hespanhol講座現場

演講正文:

我將在這裡展示關於城市空間設計的一些想法。

我認為剛才的討論是非常好的,因為他很好的引出了我接下來要講的主題,也就是如何塑造一個有意義的空間。

今天的講座將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

什麼是城市媒體建築和城市媒體藝術

什麼有趣的空間

什麼是是有意義的空間

地點營造

數字媒體的新興實踐


首先來講:什麼是城市媒體建築和城市媒體藝術

城市的視覺樣貌經常帶給我靈感,如城市的拼貼畫視覺就深深的影響了我。

這是香港的一條街景,你可以看到有很多商業廣告牌

這是倫敦的一條街,這些電子屏幕聚合在一起,同樣塑造了一個公共空間。

這個是在重慶大學城看到的,一些廣告牌組成的燈光店面塑造了建築的立面,過路人可以通過這樣的視覺感受,很清晰的記住它。

上面的案例映射出城市媒體藝術,通透它,我們實現交流、獲得意義。

這是2015年在阿姆斯特丹展出的水燈作品,很有意思。我們知道,阿姆斯特丹位於荷蘭,是一個低腰城市,周圍都是堤壩,海平面實際位於城市的上方。這是一個燈光節,這個水燈作品塑造了一個非常平靜的海面,視覺非常吸引人,即使是你不知道它的意義,也覺得它非常美麗。作品的意義在於,呈現了這個城市如果不存在堤壩的話,海平面與城市的位置關係。

很多公眾都在這裡看,裝置本身實際很簡單,但是視覺效果很震撼,現實意義也很重大。這個作品的作者是基於燈光技術做了這個作品,將其放在公共空間,是一個獨立創作的作品。

基於這個案例,我們可以討論:如何塑造「地方感」,這幅圖基於一個非常有名的城市設計師提出了這三個元素。

先看form形式

再看activity行為

其次是meaning意義

中間是place地點,「地方感」由以上三者共同組成。


由此,我們來說一下,什麼是愉悅舒適的空間。

我在工作中常常反思,如何以非常規的方式來塑造一些愉悅的空間,我發現有三個元素影響著愉悅舒適空間的形成,包括:1、安全感(如:不能有危險和不愉快的感官體驗);2、舒適感(可以主動選擇行動,如:坐著或者站著);3、自然環境適宜(如:氣溫適宜)。這個圖表來源於Gehl,是一位在公共空間塑造中很有經驗的城市空間設計師。舒適空間的定義核心是他不一定有意義,唯一意義就是空間使人感到舒適。

現在我們說說,什麼是有意義的空間:這類空間超越舒適的空間,有意義的空間要必須引申出思考並使人印象深刻,空間引人深思、具有獨特性。

這是一個好例子:重慶觀音橋的廣場舞,所有的人都在做自己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可互動,非常獨特,記得住。

有意義的空間更強調深思和互動:促使社群之間互動,實現意義傳遞,以此來塑造社群。


接下來是地點營造:是什麼創作了良好的公共空間?

public spaces是紐約的一個公共空間研究組織,他們已經總結了很多創造公共空間的方法被以及如何測評公共空間,空間公共性的測評主要包括以下四點:

1、社交性

2、用途和活動

3、鏈接性

4、舒適和形象

圖中,評估空間的特質的屬性有:空間內有沒有事件活動、空間內的衛生條件等。由於空間是由一群人共同使用的,因此空間的設計也需要基於當地社區的需要來開展。

所以問題導向就變成了:如何獲得當地社區的需要是什麼。

我們可以通過做一個便捷的模型,來測試當地人群的反應,由此可以產生一個比較好的預見性。

在這方面,我做了很多嘗試,通過電子媒體實現對空間營造,以下是幾個實踐案例。

這是悉尼大學校園裡,是一個正在進行中的項目。圖中的空間外面是一個行人橋,是進入學校的主要通道,但作為通道,這裡不會有人停留,因此到了晚上無人會造成不安全隱患,如何把這裡做的更安全更開放?

最開始,這裡鋪設了一些草地、佈置了一些桌椅,逐步吸引了一部分人駐足,但是並不足夠解決安全性的問題。

後來,我們將注意力放在這面沒有窗戶的、擁有完整平面的牆體上。於是,我跟學校商量,可否在上面做些什麼。由於經費有限,無法大動干戈,最終創意思路導向電子燈光方案,後來燈光的非常有意思,是通過抽象的造型呼應自然。

到了晚上,燈光亮起來,就實現了一個媒體燈光的呈現。此外,這些燈光相互連接並可以進行燈光編程,實現燈光表演。後來,我們請學生的燈光編程教學在此進行實踐,這裡進而變成了一個大教具,也成為了同學們作品展示的地點。

再者這些燈光也融入了公眾互動,行人可以玩耍參與進來。在這個案例中,學生作為校園社區的主體,通過自己的力量和創意的方式自己設計並塑造了自己的使用空間。

上面這個案例是一個多人大規模製造和參與的案例,也有一些小型案例.

就如我在重慶大學城看到的這個「在地面投射的燈光廣告」,這種形式需要人走近燈光才能看到,是小規模燈光作品。

總之,當我們作出一些嘗試的時候,就可以對空間產生一些改變。

第三個案例,我稱之為「開放的創造性戰友」。

這是我五年前參與的一個項目,它的形式是:在樓頂放置投影儀,投射具有吸引力的畫面、吸引人到達指定位置,很多人從四面八方被吸引來。這個設計非常簡單,僅僅使用了燈光,只要走近這個區域,就可以與這些燈光互動,多人和個人在燈光中的互動,變化效果不一樣。個人的話,會產生像氣泡一樣形狀的單體燈光,隨著互動行為的展開,整個互動區域中,慢慢開始有一家多人共同聚集在一起,共同互動,他們共同創造了家庭的「泡泡」,再往後,很多人一起,他們甚至開始跳舞。有意思的是,在這種交互中,幾方人因為放鬆的移動、逾越了相鄰者的形狀邊界,他們因此而相互道歉,我想,這就是社群開始的兆頭了。

接下來我們來聊一下:個人交互與公共交互之間的平衡

回到觀音橋的例子,個人定點重復同一個動作,即使是他不知道在他身邊的人是誰。

由此引出,如何在這種個人的重復中實現有節奏的整體變化,這是城市塑造中,也會面對到的問題。

像紐約的時代廣場就為此做出了一些實踐嘗試:利用商業電子屏幕來展示藝術作品。展示時間是午夜來臨前的3-5分鐘,這個作品的生成也源於對於地區深夜安全性問題的解決。作者想通過這個方式來塑造空間,同時展示藝術家的作品,活動原本是臨時性的,但是因為效果太好、太成功,所以這個項目從12年持續到現在,並開始有人專門前來觀看這場屏幕表演,人的聚集最終解決了地區午夜安全性的問題。

由這個創意啓發,我們也將在學校進行類似的嘗試,即在晚七八點的校園,設計屏幕遊戲,引人駐足,同時展示學生的作品。

再者,如何在視覺和綜合感官之間找到平衡

這是我在悉尼燈光節上的燈光作品,這個地方雖然靠近城中心,但是很黑很安靜,是個不安全的區域,我在此設計了這個解決安全性問題的有趣裝置,它將以哈哈大笑的方式,回應你製造的任何聲音,進而使這個區域不那麼安靜,當哈哈大笑的聲音產生出來後,也將引你尋找聲源,進而加強人們關注周邊的環境。


048(視頻)

當你收到作品反饋的笑聲,你也非常容易被他引的發笑,而你發笑的聲音會進一步觸發它繼續哈哈大笑,以此不停循環,一開始小孩子很喜歡,後來有很多家長也參與進來。

另一個就是Ian展示的案例,人們在電子屏幕上看到自己,其次,他們在電子屏幕上提出的問題與當地居民有關,這些問題是政府想要解決的問題,我們通過這種方式來蒐集數據。民眾開心的參與了互動,哪怕不知道在參與什麼投票,不過也同樣會被這種互動形式所吸引。

如何鏈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些記憶?如何給城市居民講訴城市發展經歷的故事。

這個項目就是兩個月前在在澳大利亞利物浦街開展的一個項目。悉尼是一個移民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這個街道聚集了很多難民,尤其是從伊拉克移居過來的難民,我們受到當地政府的委託,通過這個形式展示這些現住居民之前的回憶,以此來營造了自由和平在此生活的意義。

我們採訪了十五個人,請他們畫下自己記憶中的畫面,如自己原來國家的生活、怎麼來到這裡的等等,並將這些記憶呈現在住在這裡的所有人。畫面以三聯的方式呈現並講述了同居在此的三個人的故事。

在公共領域講述故事是現在很流行的電子媒體應用方式。

以上案例綜合起來,這種圖示便是如何創造一個有意義的空間的步驟清單。

我們重新回到最初的這張圖片,如何能在三者中找到平衡,是空間營造的核心之處。

謝謝。


——以上文字來自於Luke Hespanhol的現場發言整理,圖片和視頻資料均由發言者提供,以下是講座現場關於其發言展開的討論——


Luke先生與現場觀眾交流互動 

公眾提問:如何將您提到的空間營造方法加以應用到接下來的設計中,由此產生出一些有意義的空間?

Luke先生:在最開始的時候,鼓勵應用一些快捷設備和方式,投放到空間中,在空間中做測試反應,因為並不是所有的形式一上來就能夠很好的與空間反應契合。

現場觀眾交流互動 

公眾提問:這些空間營造案例中,是如何實現與關聯者的共識協商的?

Luke先生:首先肯定是要得到政府的允許,不過我們的很多項目建立在政府的直接邀請下,同時他們會嘗試描述清楚他們的訴求,我們便進行一些小規模的測試和投放,來實現多方訴求。像上面提到的在樓頂放置投影儀的作品,不僅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也得到了大樓擁有者的一家私人公司的允許,溝通達成一致的方式就是通過圓桌會議,討論多次得以達成。

公眾提問:公眾互動是公眾參與後的反應還是有其它參與角色?

Luke先生: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這是一個關於邊界的問題——表演者與參與者的身份界限在哪裡,在我看來,公眾在面對這個作品時候的所有反應都是一種「參與」(旁觀、參與後不舒服或者愉快等等),公眾的反應都作為一種信息被我們所收納,進而開展下一次的嘗試。此外,公眾的反應還包括由群體所帶領下的個體參與,群體多人的參與往往帶動尷尬羞澀的個體參與其中。不是所有的空間都需要人群聚集或者氣氛熱絡的,在什麼樣的空間塑造什麼樣的公共作品,如何平衡空間需求和人群之間的參與是一個困難且重要的問題。

講座現場

姜濤先生:我的專業其實就是城市設計,剛才提到Gehl理論,他的中文名字是「楊蓋爾」,他其實在重慶做過空間設計,2013年我與他共同設計了重慶市渝中區第三步道,當時進行了一個月的調研工作,對人流的數量、性質,空間的界面等進行了詳細的記錄調研和分析。剛才我們談到的很多理論屬於「邀請式」設計。此外,剛才談論到的「公眾參與」問題,我們的案例中,公眾不會選擇一個好或者不好的方案,他只會按照他的需要進行選擇,比如他需要一個座椅、一棵樹,他會提出一個非常直接和個人的需求。我個人對於設計的理解是:人,往人出走,人往人多的地方去。如果後續有機會的話,期待與各位共同打造一個有「場所精神」的空間,燈光也好、裝置也好、多媒體也好,都是空間塑造的一種方式而已。在楊蓋爾的一本新書叫做《人性的空間》,就是他在重慶實踐後的一些經驗和感受總結。

Luke先生:感謝您的分享,我的很多作品也深受Gehl理論的影響。

曾途先生收尾總結

        曾途先生:重慶是一個擁有很長歷史的新生城市,在二戰期間作為中國抗戰的大後方,易守難攻,重慶的現代化進程由此展開。重慶是一個多山的城市,這使得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非常大聲,幾乎是一種喊叫的狀態,如果你去火鍋館,你可以看到關於重慶的一切。在這一代的重慶,在此刻,你仍能感受到這個城市的鮮活和魅力,或許再經過一代或者幾代,這一切都講變為以「國際化」和「普通」為代名詞的城市。我們在此展開的一切討論都是在嘗試拓展這種變化能夠擁有更多的可能性。

講座到場人員合影

        感謝各位的到來和參與。


请点击下图海报了解讲座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