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分享會將邀請十方駐留藝術家Blaise Schwartz(法國)、段英梅(德國)、王瑩(中國)分享藝術家創作以及本次駐留計劃。

    在這裡,本地藝術家、策展人等各領域專業人士共同參與,在當下時代與在地文化語境下,以駐留藝術家駐留創作為交流主體,進行跨領域、跨專業的學術交流探討。


    時間:2019年4月6日 (週六)15:00-18:00

    地點:十方藝術中心二樓會議室




■ ■  駐 留 藝 術 家 介 紹  ■ ■


Blaise Schwartz,法國藝術家,生於1992年,創作、生活於法國和中國之間。2016年巴黎美術學院榮譽畢業生。

部分展覽:

2019,« 時間之鏡 » 於中國重慶四川美術學院及周邊街道,群展;

2019,« 100% L’Expo » 於法國巴黎La Villette,群展;

2018,« 一灘鷗鷺 » 於中國上海半張圖美術館, 群展;

2017,« Felicità 17 » 於法國巴黎美術宮, 群展;

2014, « 追求卓越 » 於法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 群展;

2013, « hasard d’ensembles » 於法國阿諾奈GAC,群展;


本次駐留計劃簡介:

    建築在某種程度是人造物的宏觀架構,也可以看作是人體器官的擴展。在人造建築密集的城市,這裡專為組織人類創造力和物質快速發展。

    本次駐留計劃希望通過觀察重慶的建築,探索心理與物質之間的互動,通過兩種表達方式:一是延續繪畫創作,二是與本地舞蹈藝術家合作創作,實驗性的結合繪畫和舞蹈兩者語言關係,關於「運動」和「靜止」,與重慶的建築與地貌的鏈接。


以往主要作品:

Stairs, 2018, 145 x 145 cm, 油畫


    問: 我們是否可以從討論你的工作方法開始?你的繪畫通常從預先存在的圖像素材入手,這些圖像是你繪畫的起點,即便它們最後也許會從畫面上完全消失。

    答: 我沒有一個系統的方法:某些圖像素材來自親眼看到的事物或照片,也有些源於想像。 我不做附屬於照片的繪畫,因為圖像的重要性並不勝過每張繪畫所具備的抽象能力。 照片僅為了具體化不在我眼前的事物。 我希望我的繪畫可以具有一種引發理解、想像和迴響的形式,如同詩性的文字通過語音、韻律以及字詞間感性或邏輯的關係所能喚起的一樣。 我不將抽像元素同具像元素對立,它們更像是同一條線上的刻度,構成了同一事實的不同部分。


Slice, 2018, 50x50cm, 油畫


    問: […]我記得你曾提過你對那些被邊緣化的工業化地區感興趣,比如船塢、碼頭... ...

    答: 漫步閒逛是一種遠離日常行動路線的方法。在我最近的繪畫中,我關注那些功利主義的地方,強調它們與工作相關的技術性或機械性的方面。這並不是一些會使人感到舒適的地方,但卻激發著生命力,就像孩子會為昆蟲的運動或汽車和飛機的動力而著迷一樣。[…] 節奏和色彩具有朝向其它維度迴響和轉移的能力,無論是歷史的、詩意的、政治的還是身體的。這些地方是人類身體的延伸,是其使用的工具,並在延伸中變得社會化。意識到它們在那裡,意識到它們的規模,便能像識別地圖一樣進行自我導向。[…] 我想避免一種再現身體的唯一圖像,因為通過其日常經驗,身體在控制與放任間被來回塑造。繪畫這個行動是身體構造的一個凝聚空間。

採訪/Camille Paulhan  2016年6月


The Garden, 2018, 100x100cm, 油畫


Spaces of facts, 2016, 200x200cm, 油畫




    段英梅,1969年出生於黑龍江省大慶市,目前在德國布倫瑞克工作和生活。
    她曾在傳奇的藝術區——「北京東村」生活和創作過多年,並在1995年參與了「東村」藝術家集體行為藝術作品《為無名山增高一米》的創作和表演。2000年她在德國布倫瑞克造型藝術學院師從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學習行為藝術,並成為了一名純粹的行為藝術家。她還曾跟隨電影人、行為藝術家克里斯托夫•施林根基夫學習和工作, 並參與他導演的多部大型行為裝置藝術作品。
    段英梅是一個充滿好奇心的觀察家,她對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著濃厚的興趣,喜歡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在過去的19年里,她將全部精力和創造力專注於行為藝術的創作和研究。
    在她的作品中,她經常交叉使用各種藝術媒介,常常把聲音、影像以及裝置糅合在作品中。除了她的個人表演,段英梅還喜歡與來自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年齡、不同領域的人進行合作,目前她已經完成了90多件行為藝術合作項目。
    段英梅在這些年的行為藝術實踐中幾個主要關注點,即「個人作品」 、「行為裝置」 、「變化的展覽」 、「日常行為藝術(DLAP)」、「平等合作(ECP)」、「物件互動行為作品」及 「物件&影像互動作品」。2018年發行「四十八年前路途是海洋」歌唱專輯,是她行為藝術作品的又一個延伸


本次駐留計劃簡介:

    在十方的駐留期間,我希望對重慶及生活在這裡的新老朋友有進一步瞭解。我的合作夥伴包括機構工作人員、高校老師和學生、藝術家、退休工人及農民、餐館及小狗狗等。和他們一起發展 「物件互動行為作品」 及 「物件&影像互動行為作品」。
    「物件互動行為作品」 及「物件&影像互動式的作品」 是我2016年開始的新的行為互動表達方式。通過物件及影像建立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人與空間,空間與空間,內部和外部空間的一個立體互聯網關係。

 

以往主要作品:

《為無名山增高一米》,1995,北京東村藝術家集體作品,大約20分鐘,攝影:呂楠


《救命!》德國下薩克森州和石荷州柏林代表處,2002,現場行為作品,2小時,攝影:Asayo Nakagawa & Yun-Seok Koh


《我愛電腦》德國漢諾威電腦博覽會,2005,現場行為作品,30分钟,攝影:Stefan Simonsen

    《快乐英梅》是一件在不同的国家持续发展的行为作品,第一次展示是在2011年马尔默莉莉丝行为艺术工作室。
    穿过一扇小门,就来到了英梅充满诗意的童话般的“小森林”。“森林”里有飒飒的“风声”,还有滴答滴答的“水声”。伴着声音向“森林”深处望去,就会看见英梅蜷着身子抱着膝盖蹲在树桩上,不时呜呜呜呜……啦啦啦啦……地哼唱着。随后英梅一边哼唱一边起身,慢慢地走向现场的观众,先是默默地用眼神与他们互动。接下来以小纸条,身体及语言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给予他们不同的“愿望”,来和观众进一步地互动。有的“愿望”是要观众与“小森林”里的人进行互动实现的,有的是要在“森林”外不同的地方,还有一些则需要在网上和不同的人或物互动实现等。英梅的意图是希望行为艺术和日常生活紧密相联。也就是说,这件行为作品现场结束后依然还在日常生活中继续进行,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互联网。 
    《快乐英梅》的灵感来源于奥斯卡•王尔德的童话《快乐王子》——一个用金子做成的王子雕像和燕子成为了好朋友,然后他们携起手来共同帮助贫苦人民。虽然最后王子和小燕子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却给别人带来了快乐。


《快樂英梅》英國倫敦海沃德美術館,2012年9月7日-12月9日,現場行為聲音裝置作品,攝影:Alexander Newton




王莹,1983年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本科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在读硕士

展覽:

2018:拉莫斯艺术收藏展

2017:中华文化四海行艺术展

2016:青年100,全国农业展览馆

2015:第二届中山国际艺术博览会

             时光的舞台剧

             保利十周年当代青锋艺术博览会

2014:首届我要艺术节

             第三届大学生艺术博览会

             “SURGE Art 艺起” 艺术节

             Hi21青年艺术家群展

2013:第四届新星星艺术节

             “SURGE Art 艺起”上海|成都艺术节

             中国宋庄艺术家集群二十周年特展

             “夏木可人”艺术家联展

             “珈艺有约”艺术家联展

             第8届“SURGE Art艺起·北京”艺术节

             “春光乍泄”青年艺术家联展,798Hi小店,北京

2012:首届大学生艺术博览会

             嘉德拍卖“大学时代”专场

             第七届“买得起”艺术节

2011:80后档案展

             春寒”油画展


本次駐留計劃介紹:

    我的创作计划由两部分构成。

    第一部分是以实验影像和装置为媒介,以重庆为样本,来记录和呈现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老城区的变迁。

    第二部分以“购买与交换”的方式与当时居民产生合作,以多元化的方式和媒介进行创作,从而记录个体命运的形态,呈现个人对社会,对大众的感受与体验。


以往主要作品:


《時光之門》,裝置,舊木門、毛線,2018年

作品說明:我在一個村莊里收集了6個廢棄的舊木門,之後尋找了8位村民用毛線編織了一句她們想說的話,並將編織好的毛線安裝在木門上。一位留守在村莊的老奶奶編織了一句「常回家看看」給自己打工在外的兒女、一位母親編織了一句「愛恨母子情」給自己的兒子,這些舊的物,在經過我們的共同改造之後,承載了新的情感與記憶。





詩歌旅館

    詩歌旅館是由藝術家王瑩策劃發起的一個藝術項目,項目位於西安市北三環的一個城中村內。

    詩歌旅館以 「背詩即可獲得入住權」 的方式長期面向公眾開放,任何人都可以參與。

    在城市化進程加速 ,「發展」碾軋一切的當下,城中村暴露在大家面前的更多是政治權力、人口流動、治安、環境、經濟模式等諸多關於人的生存境遇的問題,赤裸裸血淋淋的毫無詩意可言。

    城中村內的人群來自於不同地域、不同階層,他們共同構成了複雜  、混亂但又生機勃勃的社會生態 。 對於他們來說 ,生存權和發展權是最為緊迫的 ,同時自身「階層」的局限造成了教育水平和精神需求的局限,文化  、藝術等精神生活似乎是遠離他們的陌生之物,詩歌尤為如此。雖然近些年出現了 「工人詩歌」、「 農民工詩人」 等現象,但草根詩歌寫作,更多的是作為帶有時代悲劇色彩的典型個案存在著 ,而更具有普遍性的,是社會底層精神世界的貧瘠、荒蕪的事實,詩歌或許可以成為開啓人們精神生活的一把鑰匙。

    詩歌、城中村,這兩者通過詩歌旅館項目建立起了聯繫,在社會變遷的劇烈時期,或許能留下一絲溫情,或某種荒誕色彩。


/admin/att?path=/2019-04-02/e5e35eaf-6cbf-43b1-9582-ce94123af351.gif

《無聊的時候按圖釘》,手繪動畫



數碼繪畫









/admin/att?path=/2019-04-02/0467ccc2-4c43-4c57-abd5-0ff5b649fcc7.jpg

Website : chongqingdac.org

Email : info@chongqingdac.org

Wechat : CNCQDAC

Facebook : Chongqing Dimensions Art Centre & Chongqing Artists In Residency

Address : Huangjueping GuanJiaLin 190, Jiulongpo, Chongqing,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