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现场成员课后合照)



         9月22日下午,2019复归倡议行动-复归•长江国际黄桷坪文化艺术季《末日栖居-菌菇研学坊》第四期在十方艺术中心A展厅进行。在第四期研学坊中,艺术家龙盼邀请成员们摘取“栖居之所”上生长出的蘑菇烹煮、食用,并采购了十余种其它种类的食用菌进行介绍与烹饪,以体验仅以蘑菇为食的感受。在进食之后,所有成员分享了对“末日栖居”主题的理解和全程体验后自己的感受。同时,邀请真菌与生态相关领域的学者也介绍了自己领域中所做的工作,并分享了对此次活动的看法。本次“末日栖居-菌菇研学坊”项目及在大家的讨论中完美结束。


场域营造


   (场域布置-流水席餐桌)


        艺术家在黄桷坪某一拆迁地最后封锁前又”抢救“出了一批桌椅板凳,将它们以旧时流水席的形式布置,就好像我们都是一个村的村民。每一张桌子、每一张板凳大多是曾经的居民亲手制作,这些物件承载着在那个物料紧缺的年代,运用着自己的审美、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制造、或去创造的个人。如今,成员们在此聚集,在这些物件上再话过去与未来,再将未完故事的开启。


(场域布置左、右视角)


     时间也是场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流水席”的两头分别指向着不同的意向,一头指向扎实的、真切的记忆碎片,一头指向虚空的抽象。“记忆碎片”的时钟是代表自身故事的时刻,它们的转动记载着各自的历史。而“流水席”的另一面,是一面不是时钟的钟在转动着,它是被菌丝包裹的个人日记,这本日记也是在废墟中捡拾得到,但菌丝的加入让日记中文字无法再辨认,菌丝也许已经风干、也许还在默默生长,指针还在持续转动着,它不指向明确的时刻,它只告诉我们,流逝的虚空。


“栖居之所”下的烹食


(“栖居之所”装置上生长出的蘑菇)


     上一期课中,成员们种植下去的蘑菇有一部分已经开始生长,生长出的蘑菇穿过这些物件,从缝隙中、在角落里结出果实,它们的菌丝继续在物件中生长、蔓延。


(“栖居之所”装置上生长出的蘑菇)


(儿童成员在摘取蘑菇)


     在烹煮食材之前,儿童成员们在采摘“栖居之所”上的蘑菇,她们仔细观察着“房屋”,并将长在角落的蘑菇摘取下来。


(成员们摘菜的蘑菇)


     结出的蘑菇果实在装置表面看起来零散、稀疏,但摘采下来后,份量却非常充足。


(艺术家向成员们介绍蘑菇)


      除却成员们摘采下来的蘑菇,艺术家与成员们还带来了其它十几种不同的食用菌,这些都是目前可以人工培养,并有可能利用起来的品种。有一些耳熟能详的,例如香菇、海鲜菇、杏鲍菇等,也有像羊肚菌、鸡枞菌、虫草花等不那么家常的种类。


(成员们在观察菌菇食材)


     艺术家进一步介绍了各类食用菌的特点,以及菌类食用的可能性。例如:杏鲍菇质地紧实,口感类似肉类,也俗称为“素肉”,是很好的肉类替代品。而菇类极速烘干后,易于保存、方便携带,例如木耳在烘干后可成倍缩小,但再遇水后又能完整伸展打开。在我们享受菌菇带给我们愉悦的味觉体验之外,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想象,它作为应急食物的可能,即在极端条件下,应用菌菇的可能。


(儿童成员在清洗蘑菇食材)


       在烹饪过程中,成员们依然保持着分工协作,儿童成员们负责清洗、处理食材,其他成员们发挥烹饪技能将简单的食材变成佳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法,即使是同一种菇类也能做出完全不同的风味。


       儿童成员们也有自己负责的菜肴,她们将蔬菜与蘑菇切片,穿成串,做成清淡的菌菇烤串。这份不需要过多技巧的菜肴,不仅是很好的加工菌菇食材的方式,也能让成员们感受小朋友们的用心。


(成员烹饪的蘑菇料理)


(艺术家与成员在准备餐具)


(成员们在品尝菌菇料理)


(成员们在品尝菌菇料理)


      烹饪过程中成员们都很尽力,发挥所长,聚餐的过程也非常愉快,有一些菜肴出乎意料的美味,有一些菜肴也不可避免的烧糊了,但这都是成员们为此期活动所费的心力,也是对如何利用以蘑菇为主要食材烹制菜肴的努力。大家品尝着各自的成果,一片欢声笑语,但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停止,经过与菌菇的种种接触之后,经过四期活动的种种思考之后,让我们对“末日栖居”表露自己的想法。


“栖居之所”下的分享


(成员们在餐后分享、讨论)



赵老师:

     感触最深的是第三期,在第三期中我们捡的这些物件,每一样对于我都有比较深的情感。我就是黄桷坪长大的孩子,我的经历有点特别,小时候搬过好几个地方,但现在那几个地方全都拆了。所以看见这些挂画、木框,就让我非常的触动,好像一下就回到了已经尘封的记忆中。然后我就回到了以前住的地方,它已经进不去了,我17岁之前都住在那儿,现在已经杂草丛生。我还记得小时候奶奶就站在那等我放学回家,冬天的时候给我蒸馒头,夏天的时候给我做冰粉。这些东西全都不在了,那天我的心情非常沉重。

      所以这次活动对我的意义,一方面是小朋友,我希望小朋友来看到这些物件,能够有所感受。另一方面,其实是我们自己。对过往的生活虽然有甜蜜的回忆,但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还是挺幸酸的。对那段时光并没有忘记,而是深深的烙印在我们身上。以前我们去挖泥鳅、挖野菜,这些记忆都很深刻,但现在再去看已经物是人非了,感觉很酸涩。我眼看着黄桷坪一点一点的变化,我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这种感情很复杂。



林老师:

       我想我的感受可能是两大方面:第一个是艺术,第二个是教育。

       在艺术方面,可能我和我的同事,甚至孩子提到艺术,更多的还是指架上艺术,就是画,顶多就是雕塑类的作品。今天早上我还在想,什么叫做艺术呢?你看连用蘑菇、用菌丝都能去创造一些东西,这种艺术形式对我的认知是一种颠覆。然后还有一点刺激到我的是,让我觉得一个人应该要时时刻刻保持自己一些想法。以前我们都觉得学艺术的不太接地气,然后和盼盼接触了之后,再一次的又颠覆了我,你们对生活的现状、对世界、对人类有很多的思考。我就觉得现在学习艺术的孩子和我们以前感觉很不一样,除了有想法之外,好像还有更多的担当,对过往、对未来也有很多思考。我觉得好像人就是应该这样才是最平衡的状态,就像你练瑜伽,你一头是在往下扎根,一边是在往上走,这种状态应该是一种平衡状态。

       然后还有关于教育,因为这次带了自己的学生和孩子过来,所以很难免就思考到这个问题,说实话,关于研学我以前自己也做,而最近我们家momo的行为有点刺激到我。其实她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她只是附属带过来而已。我经常说她过来就是在打酱油,你看,她就是在疯跑。但她昨天出门,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就自己看到了蘑菇。今天早上出去也是这样,她看到一个木桩就趴过去找蘑菇。她说:妈妈,昨天好像下了雨,会长蘑菇出来。其实我觉得你说教育的最高境界是什么,这其实就是学习的最佳状态。就是她吸取到一点,然后她能主动提取,这是我自己的感受。

        所以我觉得在场的孩子,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他进入了某个领域,或有什么契机,他能够把这一次的经历给调动出来,刺激到他,其实我觉得这真的就是很完美的一种研学的方式。


龙盼:

       在我对我自己的创作里,我给自己的评定标准就是,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像一颗种子,是一颗散发能量的种子,它也许在不经意间种在了某个人心里,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能够在那个人心里发芽,我觉得这就是对我作品最高的评价,也是我认为最好的状态。


林老师:

       我觉得四期下来,不同的活动形式,不同的角度,应该会让他们对菌菇的认识很不一样,可能他们现在表达不出来,但是我觉得肯定是储存到他们身体里去的。




邓老师:

       我平时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是有很多感性的收获,我觉得这次工作坊就是把很多的故事串起来成为一个大片。为什么说是感性的呢,说实话,以前我看这样的作品的时候,我觉得只是一些废旧物品拼凑在一起,至于他有什么想法,有的时候你也不太清楚。然而这一次我亲自参与了,而且有些东西是我亲自收集的,或是我自己收藏的,我就会知道这里有很多故事。虽然看这个作品表面是零碎的,但是由蘑菇把他们串成了一个大片,所以我看的时候,就像看我自己的作品,那么的好!然后也重新审视一些东西,需要看事物表面以下的东西。


林老师:

       以前我们看到这样的装置作品,可能会不屑,觉得有一点想法,但也没有打动到我们。但是现在自己参与了,而且知道它的来龙去脉,也知道它的立意了之后,你就会特别喜欢。


邓老师:

       以前只看到故事的一部分,现在对整个故事也比较了解,而且整个故事的线索由蘑菇牵引起来。你是一个总的导演,我们是你的演员,最重要的演员是装置上的东西,这些东西就是一个一个的故事,还有很复杂曲折的东西,我觉得这些东西被串在一起后就是一个大片。以前看作品是孤立的,被表面的一些形式所困惑,现在这些东西在我眼里就是一些艺术的手段,这让自己很有感触,有的时候甚至是一种感悟。


龙盼:

        其实我的意图之一也是希望艺术创作不要是艺术家的特权,不要让艺术家这个名称把’创造’这个动作小圈子化,它其实是每个人应该有的状态。就像林老师说的,我们面向未来,通达过去,是每个人应该拥有的、正常的状态。包括创作也是,去想象、去动手,也应该是一个正常的状态。我邀请大家来一起分工协作,其实也是邀请大家来一起创作,这是我们所有人的作品。



江麗:

      我觉得第一期课就对我触动挺大,因为我也做一些景观设计,但都不涉及真菌。我没有想到真菌会有那么大的作用,不知道它还可以做家具,做器皿。这对我触动特别大,我觉得算是拓展了我的眼界吧。


龙盼:

       这次工坊其实只是我们社区居民的活动,不过我也是因为意识到了我们的生活出现了问题,而总需要有人去说出这些问题,总需要有人去想办法做些什么,那是不是可以大家一起去行动。以我自己为圆心出发的话,我可以接触到你们,也可以接触到同研究方向的其它学科的学者。

        所以我希望我可以产生一个连结的作用,将不同领域的人们拉在一起,让我们也看一看研究者们在做些什么,是不是我们也有交叉点可以同行,可以一起去行动。例如江俪是做景观设计,而河子老师是在研究“朴门永续”,一个关于寻求自然生活状态以及自然教育的研究。他们因为机缘在一起合作,也在复归艺术节黎香湖现场做了很多生态花园的建设。希望能与大家分享一下。



河子老师:

       谢谢,因为我来自黎香湖现场,那个区域主要是复归-黎香湖实践现场生态艺术,而我们做的主要是社区花园,我们也用真菌进行发酵、堆肥。大家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真菌的话所有树木不会腐烂,会越堆越多。真菌是地球自我循环的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自然的清道夫;而人类生产出的塑料是没有办法自然降解的,在这种情况下塑料会越积越多,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一些知名品牌运动服生产商已经准备停止使用新的塑料颗粒而采用再生塑料为原料进行生产,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办法再承载更多的塑料了,所以大家在使用一次性用品的时候不得不需要多一份思考。


       很多小孩已经不知道水稻长什么样子,很多小孩距离蝴蝶、蘑菇等自然生物已经越来越远。周末我们家长更多的是带小孩去超市或者去上各种培训班,这是一种现代化更方便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们想引入社区花园这个理念,大家一起种花、种草、种农作物,一起来社区花园做一些事情,就像我们今天一起来吃饭一样,去种植。上海已经有了社区花园的活动,大家带小孩去花园收水稻,会有生态学家给他们介绍各种生态知识,这也是我们想去弥补目前现代化生活带来的自然教育缺失的这个部分。

        现在也有一些小孩出现五感失调的问题,其本质是我们离自然越来越远了,我看到更多的是教孩子怎么把细菌杀死,怎么使用各种杀虫剂,这其中是有一些问题的;泥土是脏的已经是大家的一种普遍认识,而真正好的泥土是什么?这次我与江麗一起在黎香湖建造花园,大家一起设计,一起动手,去思考怎么样去形成一个循环,用我们的厨余垃圾等废弃物制作堆肥,变成可以用在地里的肥料;我们去逛农村市集、买种子、菜苗,一起去种菜,这就是我们在黎香湖做的事情。


江麗:

     刚才我儿子捡了一个小蜗牛,我非常高兴。我记得第一天到黎香湖的时候,就有老师带我们去进行自然体验,去看一些很细微的植物,大概1平米的地方就有十几种植物生长着。我当时就好想把我孩子带来,抱一抱大树,摸一摸泥土。


河子老师:

       自然教育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我们会体验和树之间的互动,这个部分我希望能给大家一些思考,我们未来的世界也许是AI人工智能的世界,很可能很多工作会消失,人类多年积累的知识变得越来越容易被获取,比如谷歌和百度,而创造力会成为未来最重要的部分,而创造力其实是来自于大自然,这也是很多艺术家会到大自然中获取灵感的重要原因,因此关注自然,关注世界,重塑我们与世界的连接将会是未来的重要命题,大家需要思考面对这一切我们可以做什么...


龙盼:

       继河子老师的话我再补充一下,我认为社区花园就是把人与自然的联结感重新串联的努力。因为我突然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专注于研究蘑菇,这其实也是对我非常重要的改变。小时候我也生长在城市,虽然时常会去乡下看望外婆,但我对大山和田野还是很抗拒的,我觉得有瓷砖的屋子更整洁、有空调的环境更舒服。但是作为一个艺术系的学生,我们时常为了做一些实物的创作而去捡垃圾,这是比较经济的方式去做作品。但就在捡垃圾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我在这些好像已经沉寂了的“死物”中发现了生命的迹象,在被抛弃、被放任自流的空地,竟然滋养着那么多不可思议的生命-霉菌、蘑菇、昆虫。那一刻,才真正将我与自然的力量串联了起来,我开始关注除了自身之外,除了人之外的其它生命形式,以及开始关注我们的生活环境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想说的问题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开始看世界、关心世界,觉得我是生长在这个世界之中,所有的元素之间都相互联结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与己有关的,而不是各家自扫门前雪的状态。我认为所有的都是手段、都是表象,无论是我们的花园、蘑菇还是所谓的艺术,我们的核心可能就是要重新打通这种联结感,如果你真的开始去关注问题,你会发现已经迫在眉睫。

       那我们再听听石亮博士的分享,他是福州农林学院生态农业的博士,他们工作室也在做菌菇新材料以及新应用的尝试,这个部分就是我往期活动中所强调的,菌菇通往未来的部分,这是对菌菇在未来生活中应用的探寻。



石亮:

      很髙兴能收到龙盼的邀请,来与大家分享蘑菇与我们生活的趣事。蘑菇是属于我们地球的第三级生命,叫做分解者。它将我们生活中大量的枯枝烂叶,以及动物的尸体,转变为可以重新再利用的新的形态,是名副其实的垃圾清道夫。蘑菇是真菌王国的一部分,而其通常分为三部分,第一类是化腐朽为神奇的腐生菌,像我们通常知道的灵芝、香菇、银耳等等;第二类是寄生菌,是单方面只对自己有益的,例如冬虫夏草- 它是一种真菌侵蚀蝙蝠蛾的幼虫所长成的真菌。第三种叫做共生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生共蠃的一种生存形态。其实大自然中大多数的生命都是以这种共生的关系,也正是这种共生共蠃的关系塑造了大自然生机勃发的景象。我想这种共生的生存原则也为我们当下的生态农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蘑菇作为我们的食物是非常美味、非常好的,因为它富含鲜味氨基酸。我认为它作为食物对我们人类的用处至少有两点,第一,它能够将我们人类不容易吸收的大分子转变为容易吸收的小分子。第二点是,蘑菇能在作为分解者的过程中产生很多新的物质,例如灵芝,它在生长的过程中可以在木材中产生原先所没有的,灵芝多糖、灵芝酸、灵芝三萜等等一些对提髙人体免疫力特别有帮助的物质。

       说到食物,我特别想说一个叫天贝的食物,这是一种来自东南亚的美食。它是由黄豆、红豆、花生等构成的,通过一种叫做根霉菌的菌丝绑定在一起。看起来很松散的豆类,通过菌丝强大的绑定作用,而形成了一整个完整的物体。我想说,我们通常所见到的蘑菇其实都只是它地面上的部分,即可食用、可采摘的部分。而蘑菇的地下部分是什么呢? 就是这些白白的菌丝,他的面积可以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它类似于我们树的树根,而它的面积要比树根来的大的多的多。正是这些隐藏在地下的,面积庞大的菌丝,不断的各种物质以及营养物质绑定在一起。为露在地面上的蘑菇提供源源不断的供给营养。我想也正是这样一种神奇的绑定作用,为日后很多建筑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思路。

       你去思考一下,我们现在居住的房间是否都是没有生命的,无论你的建材是用木材、砖块还是贝壳、还是一些新材料,他们都是没有生命的。试想你是居住在一个有生命的房子里,它能够成长,能够呼吸,同时这样的房屋还是可降解的。这里面除了一些活的菌丝和一些有机的材料以外,是没有任何别的添加剂的。所以它完全绿色、完全环保、完全可降解。所以我觉得未来,菌丝在建筑领域里的发展是非常非常拭目可待的,也许这也是此次“ 末日栖居” 工作坊所利用的概念。

        说实话,我们人类对于真菌的认识还处于幼儿期,我们对于大多数真菌、蘑菇的认识是非常浅薄的。像我们土壤当中的真菌其实是数以亿计的,但我们可能只认识其中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于大多数真菌的样貌、形态是完全未知的。但我想这些真菌在经历了地球这么多年的变迁后早已练成了不只十八般武艺了。所以我想,在它们身上可以挖掘出更多对我们人类社会方方面面有用的新特性。

         关于蘑菇对我们衣食住行的改变,我是相当充满期待的,感谢大家。


龙盼:

      谢谢石亮博士,从各个方面完整的向我们介绍了菌菇可挖掘的潜能,也打开了我们对菌菇的想象。确实在国外对菌菇的研究要深入、成熟一些,据我了解,在新能源方面,蘑菇也有用武之地,例如蘑菇电池等。所以我们对蘑菇研究的空间还很大。

      接下来为我们分享的是韦博士,她是重庆农科院食用菌研究室主任,不仅做食用菌新品种的研发,也做与蘑菇相关的有趣的其它研究。



韦博士:

     微生物,在生态系统中扮演着分解者的角色,能将有机物转化为另一个形态的有机物或者无机物,是维持生态平衡不可缺少的能量转化者。

    食用菌(jùn),俗称蘑菇,是一类子实体硕大、且可食用的大型真菌(jūn),也是微生物中的一种,也承担着分解者和能量转化者的功能,它们能将秸秆(稻草、麦秆等)、林业废弃物(树丫、木屑等)、禽畜粪便(牛粪、猪粪、马粪等)等人类无法直接食用菌的农林废弃物转变成既营养(富含维生素、蛋白质和膳食纤维)又美味的高质量食品。早在公元七世纪,我国人民就能桑、槐、楮、榆、柳等杂树来种植木耳用于食用。因此,食用菌在人类社会中还承载着另外一种功能,就是食物来源。

     在现代社会,食用菌不只是一种食物,它为人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全球食用菌总产量约400万吨,市值约300–340亿美元。而全球最大的食用菌工厂就在我们重庆,产能为日产200吨金针菇(按全市3000万人口计算,人均130g/天),日产值接近百万元。

    综上所述,食用菌这个小小的真菌,虽然“身材小”,但无论是在维持生态系统平衡还是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都是举足轻重的角色。

     此处之所以要标注拼音的音标是因为食用菌界一直在为食用菌正名,jùn强调了食用菌的可食用性,区别于其他不可食用的真菌,比如说青霉菌等。

龙盼:

      因为我从韦博士了解到重庆农科院还致力于研究使用菌菇去修复环境,尤其是菌菇的重金属吸附这个部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生物吸附、降解需要等待更多的时间,需要更加尊重环境的特点,也需要花心力找到效用最大那个菌菇品种。因为我研究生的毕业创作就是与菌菇的生物降解作用有关,所以我多少也有一些了解,这部分的研究在国内并不新,但也并不热门。所以对他们这部分的工作我非常的钦佩,也非常的感兴趣。

      最后让我们从艺术的角度再重新解读一下,为我们分享的是靳老师,他是四川美术学院的教师,致力于生态艺术,用艺术去关注、介入生态议题。



靳老师:

      首先,非常荣幸能够去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真菌其实对于我来讲是一个非常新的一个领域,它是对于微生物的探讨,这个领域在国内现在从事的人也比较少,所以我觉得它未来在生态艺术的前景是比较广阔的。我还是比较喜欢用真菌来去理解的唐娜·哈维拉(Donna J. Haraway)或者安娜·秦(Anna Tsing)她们对于共生物种的一种理解。

       那也就是说,其实从生态艺术出发点来讲,就是要大家从一个消费的资本控制的社会中,能够把我们身体内在的、原本就是跟自然的联结的关系重新打通。它在消费主义的控制下被蒙蔽了,所以我觉得是需要有对自然的一个复魅的过程。

       那这种复魅呢,就是需要我们去用我们的感官以及我们的觉知去感受到非人类物种,在这儿是真菌。它们与我们有着非常复杂的共生关系,很多种情况下它们并不可见。但是它们确实在为整个地球的生态系统服务,它是整个地球生态系统的一个基础,提供了人类生存最基本的保证。


       这种共生的关系,一方面,他是跟细菌会有共生的关系,比如说是那个地衣,是由真菌和这个不同的有几种藻类、细菌构成的共生的关系;还有就是菌根共生,真菌能够生长到植物的细胞内部,或者外部,有几种不同的共生方式。这其实是能最典型的反映自然界共生关系,以及生物体之间的联系。

      另一方面,植物为真菌提供碳和糖,能够提供它的最基本的能量,所以大自然的这种共生关系,我们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或者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的一种关系,在支持我们的整个系统,以及我们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健康。

     还有就是真菌它既可以给我们提供食物,那么在未来也可以成为新材料,或者说是生态可降解型的材料,来替代例如塑料这样的包装产品。 所以无论是对于塑料的替代,还是对于我们的现在的一般的这种建筑材料的替代。我觉得它是一种后人类世时代的生物艺术,或者说是生态艺术所需要的探讨的吧。我觉得它有非常大的前景,尽管现在研究的人,专业的学者还很少,但是我相信它还是一个能够去解决我们现实困境的非常好的选择。

      这个能力就是唐娜·哈维拉(Donna J. Haraway)所说的这个response-ability。response,是回应的意思,ability是能力,她把这两个词连在了一起,就是我们回应的能力。但是其实因为我们这种能力被遮蔽了,所以这就是我们需要用艺术的方式来去激活它,把我们的这种感知自然的能力激活出来。再探讨如何去尊重它,如何去在一种尊重的基础上和它协作、共生,最后再去探讨我们的现实困境。


龙盼:

       谢谢靳老师带给我们反思的新路径,这也是我在研究也想要做的事情。我们当中还有些青年学生,然后我们也想听听他们对此次活动的想法吧。



周娅:

     当在屏幕前看见了用菌菇作为媒介做的一系列作品去关注生态环境,我好奇、惊喜…这是我从未接触过的事物。于是,我“揣”着自己的小好奇进入了现场,参与了《末日栖居-菌菇研学坊》。从第一节课认识菌菇到第二节课真正接触菌菇,还和小朋友一起搭档,用对自己有意义的物品做作品,一起搭建“末日栖居”的装置…我学习到的不只是知识,更是如何合作、如何思考,如何观察身边的事物。很感谢⻰老师的到来并真正感受到了菌菇的魅力,就像在我这里扎了根、再生长。



袁喆:

      原先把这工坊当成是对于自己创作媒介方面知识空缺的补充,好在现在觉得远不止如此。我得知,菌菇作为一种人活在城市里和自然为数不多的浪漫联系之一,是很美的。但这也可能是因为带领我们瞥见“菌菇”这世界的一隅的人是⻰老师(与河子老师),我不得而知。

    作为一个城市人,也做过一些作品,很少真正关心自然。做着艺术乡建,可生活里面对多数议题时思维的出发点仍是城市这 、城市那,产出作品时选择的媒介也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对自然的损耗,仿佛一路陪伴我们走到现在的,是角钢,是玻璃,是塑胶……

     想到这里,无论是黄平菇还是粉平菇也就都成了温暖的平菇。

    话题之外的,再次目睹了和孩子们的相处过程,陪伴他人的成长,也就都变成了幸福。



束柒:

       我很喜欢菌菇它自身具带着的环保性和生⻓性。菌菇这个材料可轻易自然降解,还能随意塑形,创造出不同形态的物体,而环保作为时代的课题,能通过这个材料为环保出一份力,我认为也是很不错的。而生⻓性一方面体现在它自身的生⻓上-从开始播种到生⻓菌丝再到⻓蘑菇......另一方面是对创作者而言,他可以自由选择菌菇生⻓的某个阶段作为切人点,进行话题生⻓。用旧物搭建“末日栖居”、用菌菇链接“记忆碎片”,“新”与“旧”、“生”与“死”在此碰撞后交融。给“旧物”带来生命力的不仅是菌菇, 还有与工坊小伙伴们的活力与激情,工坊将不同身份背景、不同年龄段的小伙伴聚集 在此交流、学习,能在这里听到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故事让我觉得很有趣。如有机会,希望再与⻰老师和其他小伙伴们再次协作、交流。 




       聊着聊着,夜幕渐渐降临,我们的对话并没有特别严谨的主题导向,大家从自身的体验出发随意聊着。但它已经是关于我们生活最真切的表达,这些扎根在城市中的人们,这些在各自领域努力的研究者们,在这个下午,他们发生着微妙的“化学反应”。我将这些讯息发布在网络平台中,并不代表这些论述具有“权威”,或不可质疑。这只是一些普通人对生活、对未来的小想法。我想我们都是一个个微小的能量场,将这一次相聚的能量在网络中继续扩散,希望能激发更多场域的回响,希望能让这次平凡活动的余波继续回荡。


活动花絮




————————



(邓老师与momo点亮了煤油灯)


       在活动的最后,在天色渐渐暗淡的傍晚,成员任长松带来了一盏小煤油灯,挂在了“栖居之所”的内部。在我们的注目下,邓老师抱着他的女儿momo点亮了这盏灯,瞬间一束暖光将“栖居之所”装置照亮。在那一刻,这件装置不再是一件“作品”,而是真的有人居住的“房屋”,是有温度的“家”。这个由记忆碎片与未来菌菇结合的装置,在这一刻,真的有了“末日栖居之所”的意向,真的感受到它是可以在其中续写故事的存在。


(在装置里被点亮的煤油灯)


四期活动已经结束,

我披着“工作坊”的外衣将一群人汇聚在一起,

我们一起行动、一起思考,

我以为在大家热烈的讨论中结束就是完美的结尾,

但总有意外和惊喜带给我。

作品中的点睛之笔都是他人给予的,

他们赋予了作品生气。

从邓老师带来的“重建”标牌,

到长松兄带来的煤油灯,

还有种种、种种大家带来的感动,

让我无语凝噎。


这是结束,也是开始,我们缘不散!



感谢所有成员:

林静、邓贤莎、江麗、袁喆、束柒、周娅、李梦洁、陈旭秋、李梅、思思、小凤、罗菊娥、龙泉汐、赵建鑫、凌霄、李怡陟、王琼、邵延、赵珈、周登莱、郭晟懿、余宛瑾、李卓恩、段昕辰、momo、何雅芬、河子、邓雨倩、任长松


摄影师:任长松、袁喆




点击上面图片

了解《末日栖居-菌菇研学坊》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Dwelling in the Catastrophe"


点击上面图片

了解研学坊第一期内容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the review of the 1st workshop

点击上面图片

了解研学坊第二期内容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the review of the 2nd workshop 


点击上面图片

了解研学坊第三期内容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the review of the 3rd workshop 




点击上面图片

了解“生态艺术”板块介绍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the Introduction of "Ecological Art" Section



点击上面图片

了解本次艺术季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REVIVAL·Yangtze International Huangjueping Culture and Art Fest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