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开幕回顾

Opening Review


     10月12日晚19:30,十方艺术中心驻留中国艺术家龙盼的驻留个展《末日栖居》如期开幕,本次展览是复归-长江国际黄桷坪文化艺术季生态艺术板块下的驻留艺术家龙盼的个展。展览内容以本次驻留期间的作品为主,同时也呈现了其创作脉络上另一件重要的作品-《仙境路口》。

     本次展览以“末日栖居”为主题,是她对人类生存问题反思的延续。“末日”是对未来命运的危机感,“栖居”是在应对危机时,对人如何自处、如何生存的思考。当龙盼进入到黄桷坪现场,深入到充满时代气息的拆迁废墟后,产生了在废墟景观中重新建立人类联结与开展自救行动的想象。所以此次龙盼尝试以工作坊的形式与黄桷坪的社区居民一起共同创作,在4期活动中牵引着社区居民们共同分享、共同创作、共同讨论。工作坊的形式在这不仅是一个发声的渠道,更是与社群联结,将艺术沁入日常的方式,借此以打开大家对周遭环境的关注和思考。



开幕现场,青年策展人邓雨倩致词。


青年策展人 邓雨倩:

       这次和龙盼合作的过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龙盼对于周围事物的敏感度,她用不起眼的真菌作为她的武器,避开问题的尖锐之处,去揭露一些你或许没留意又或许已经不以为然的社会现状,这需要很大的勇气。这些被真菌破开的小口子,喷涌出来的是震撼人心的力量,而要从龙盼的作品中感受这种力量,在观展时一定要仔细阅读展览中的文献资料,在拥有共同的背景下,你才会进入那个特定的语境,了解作品背后的情感和用意。龙盼将自己对社会的关注转化成艺术语言,在不给出答案立场的情况下展现出来,作品变成邀请函,邀请每一个观者给出自己的答案。整个展览包括工作坊,我认为龙盼确实用她独特的方式做到了“艺术介入生活”,带给了大家很多的思考。在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很多人都习惯于跟随主流观点,麻木地认同别人的想法。失去了对于身边人和事该有的敏感度,独立思考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个我们生活着的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这些都需要我们去关注,去思考,更甚至去行动,如果身处在社会之中的我们都不去关心思考,那我们就真的已经栖居在末日之境了。


策展人靳立鹏致词。


策展人 靳立鹏:

       这次的展览是我同时负责的重庆南川生态艺术季的其中一个板块。我回国之后在研究教学方面都是围绕生态艺术展开的,但是对于真菌的这个领域也是第一次接触。非常荣幸能够认识龙盼,因为在国内我所知道的从事这个领域的只有两位艺术家,在国外也非常少艺术家从事这样的领域,所以它是一个非常新、非常有前景的一个研究领域。生态艺术可能不太被在场的观众所熟知,在国外,它是一个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发展起来的一个艺术流派,而在国内它还是一个非常新的领域。所以,从我自身的实践以及我的这次策展,我希望以这样的一个行动,来推动这个领域的发展。推动这个这个领域的目的在于什么呢?就是很多人听到生态或者生态文明,大多数人都不太知道它的深意是什么,它到底指的是什么,我们有时候可能会太想当然。所以,生态文明也好,生态艺术也好,它需要我们去解读。我觉得是我们的教育使我们所有人受到了一种工业化思维的钳制,使我们无法真正地去感受那个非人类的世界。所以我希望我们的艺术,能够用非常有想象力的,又结合了科学理念的方式去重新塑造我们的感官。其最终目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重新塑造人和自然的关系,我们更需要的是内心真正意义上的觉醒。


十方艺术中心艺术总监曾途致词。


十方艺术中心总监 曾途:

       生态艺术确实是很新的门类。原因特别简单,就是因为之前环境还可以,人类的破坏力还不怎么样。而最近这100年破坏得比较厉害,所以我们就必须把它当成一个主要的课题来进行反思。我今天很高兴能够看到这些小朋友在这里,因为说实在的,这个名字对他们是非常糟糕的,末日栖居!如果今天就是末日,他们以后怎么办?其实生态艺术的作用就是希望我们人类用我们文明中非常璀璨的艺术语言,去帮助人们思考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变成著名艺术家的画,卖出去过上好日子,而是艺术家本来应该思考一些最重要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刚刚靳博士介绍说生态艺术家在中国还非常少,就是因为我们可能觉得问题还没那么严重。中国人真的期望什么样的未来呢?我们中国人都富了,排名世界第二了,我们剩下的就只有排名世界第一了。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想一想,一个美国就把地球就用光了,现在殖民火星好像问题还很大。那么余下我们中国这14亿人都要过上好日子,这个生态的问题,和可能出现的非常多的问题,确实得由中国人来思考。主要是指这些小朋友,当然我们成年人可能就得先做好表率,做一个好的开头。我觉得这个展览是十方这六年来真正指向未来的一个展览。所以我也很高兴,龙盼这次能够请到这么多的小朋友一起来参与这个展览,其实我觉得这个展览对于未来的意义,真正的大于今天。在今天它可能是一个猎奇的展览,我不知道50年之后还会不会有摄影展,会不会有艺术展,但是50年之后,我们一定会遇到生态问题,这是一个必然的问题,完全躲不掉的。

 

艺术家龙盼:

     此次展览中主要的两个作品是我研究脉络中非常重要的节点,我从《仙境路口》这个作品开始真正面对社会、面对世界;从《末日栖居》开始尝试用艺术深入社群。同名作品《末日栖居》是一个生长着的作品,不仅因为是作品里使用了生长性的真菌,更是工作坊本身的生长性。它由主要四期活动组成,全程持续一个月,整个过程都从无到有,完全对外开放的,并且,直到展览当天,我们的工坊还是可以持续使用、持续创作的状态。工作间中备足了可使用的材料,每一位参展的观众是工坊计划的一员,大家都可以随意使用、触碰、闻嗅这些物品,甚至是品尝,在烹饪区我也为大家准备好了食材与菜肴。



展览现场


(艺术家现场导览)


(艺术家现场导览)


(艺术家现场导览)


(艺术家现场导览)


(“末日栖居”创作者之一邓贤莎,介绍创作过程)


(重庆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食用菌研究室主任韦静宜介绍真菌)


(“末日栖居”创作小朋友们找到自己的照片)


(观展现场)


(观展现场)

 

部分参展作品

 






《仙境路口》2019,视频、文献

Wonderland intersection,2019, video,、literature



(末日栖居工坊实验室)


(蘑菇新材料灯罩&其他蘑菇制品-末日栖居工坊成员制作)


(工作坊工作区与展区)


(蘑菇手型雕塑-末日栖居工坊成员制作)

 

(蘑菇手型雕塑-末日栖居工坊成员制作)


(培养皿中的蘑菇书-末日栖居工坊成员制作)


(末日栖居工坊-重建栖居之所)


(组成栖居之所的旧物)


(在旧物件中长出的蘑菇)


(栖居之所餐食与讨论区)


(栖居之所餐食与讨论区)


(指向虚空、流逝的菌丝钟) 


《末日栖居》2019,蘑菇、旧物件、蘑菇雕塑、视频、文献

Dwelling of Catasrophe, 2019. Mushrooms, old objects, mushroom sculpture, video, literature


《漂移岛屿》,2019,视频

Drift island ,2019, video


 《尘埃与尘埃》,2019,视频

Dust and dust ,2019,video



艺术家寄语:

     “当我游走在废弃的屋舍之中,我看见了许多老物件,我看见了很多人生活的痕迹,我看见了很多静止不动、布满灰尘的物品,但是只有在这个房间里,有一面钟,它还在转动着,而它曾经主人的照片还留在这里。我当下感觉是,其实故事并没有结束,故事并没有随着人类的搬离和出走而停止,一切都还在一个运转的状态……就像这面被菌丝包裹住的无刻度时钟,故事在虚无的时间中没有限度地行进,我们究竟是在向上还是在下沉不得而知,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努力、积极地去探索…”          


龙盼 2019.10.12



文字供稿:邓雨倩

图片供稿:任长松、胡克

点击上面图片

了解《末日栖居》展览介绍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introduction of《Dwelling in Catastrophe》 exhibition




点击上面图片了解《末日栖居-菌菇研学坊》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Dwelling in the Catastrophe"


点击上面图片了解研学坊四期内容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the review of the 4-times workshop



点击上面图片了解“生态艺术”板块介绍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the Introduction of "City Memory" Section

点击上面图片了解本次艺术季

 Click above to know about REVIVAL·Yangtze International Huangjueping Culture and Art Fest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