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att?path=/2020-02-01/7a0bc287-630e-43f0-a5df-a250169aa9f5.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1903290e-95a0-42c9-b246-5cb7d288276c.jpeg

伊恩·麥克阿瑟教授是一名混合型從業者,從事實驗跨學科實踐,跨文化合作,聲音藝術,實驗廣播,元設計和教育變革等領域的研究。自1979年以來,他一直活躍於澳大利亞的創意產業。自2015年以來,麥克阿瑟與普瑞斯特漫建築事務所,奎彼得和四川美術學院合作,領導了mad.lab實驗室的開發,mad.lab是中國西南重慶的城市研究平台。針對特定地點,基於問題,mad.lab計劃著重於開發教育,研究和產業項目,以孵化,開發和展示針對未來城市的新概念。他的研究重點是參與式設計和城市媒體,是對國際上普遍採用的“智慧城市”技術手段作為主導地位的反應。2014年,他帶領城市概念研究小組從Halloran Trust獲得資金,以參與式設計方法研究公共空間中的大屏幕作為城市規劃的診斷工具。與悉尼的威洛比市議會合作,進行了一系列研究,測試了使用大屏幕和移動設備作為民意測驗系統與公眾互動的新方法,以提高社區中的公眾在公共空間中的參與度。這項研究成功地建立了一個元級設計策略框架,該框架演示了設計師如何與城市利益相關者合作,以創造社會互惠性和參與城市規劃及空間場所營造的方式來使用城市媒體,從而可以顯示出可衡量的長期影響。這項研究現已得到澳大利亞研究委員會的資助。


● 徐放


/admin/att?path=/2020-02-01/3f99f444-3f7d-4213-9eaf-a274ecb6ea25.jpeg


徐放是一位在實踐和學術之間轉換,在澳大利亞和中國擁有35年的工作經驗的教授和專業設計師。他有豐富的參與和完成國內外大量重大專案的經驗,涉及城市規劃、都市、建築、室內、藝術設計等多個項目。曾多年被國家外國專家局聘為外國專家,長期擔任溫州市政府城市規劃、設計、建設高級顧問。他多年來一直專注於都市公共空間領域,在更廣闊的歷史文化背景下研究都市公共空間的多樣性特徵和多層含義。他的項目探索了將重塑都市開放空間作為都市復興的手段和策略的可能性。通過考察城市化進程中社會、文化、經濟發展對建築環境的影響,他的研究和實踐對當前東南亞特別是中國快速城市化環境的實踐具有理論和實踐意義。近年來,他的設計工作集中在都市歷史文化區域的保護與改造、公共空間的更新、村落的振興等方面。他為政府和專業機构提供宏觀和微觀層面的諮詢服務。徐教授是設計創新研究領域的專家。他對當代文化創意和設計發展的現狀和未來趨勢具有獨到的理解,尤其是不同的社會背景和文化價值對塑造不同的文化創意和設計的影響。他的研究注重設計實踐中變化的價值,目標和方法,並將許多其它學科的最新研究成果借鑒到設計的實踐和應用中。他的學術成果反映在他一系列的國際會議論文,專業學術期刊和專著中。





■ ■  工作坊開展回顧·第一天  ■ ■


日程


/admin/att?path=/2020-02-01/88fd0636-0513-486c-b53a-4a2494a17577.jpeg


Ian教授+徐放教授:

        今天我們想採用一種不那麼正式的方式,通过聯合設計,一起為metaPLACE這個研究型項目進行前期准备。首先感謝十方藝術中心,有請十方藝術總監曾途先生為我們做一個開場白。



/admin/att?path=/2020-02-01/cecea17b-8430-47ec-ae03-056fd47552a3.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739eaf37-c990-4c09-81f5-0d4791f89190.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4e714fcf-5920-4283-bd3c-d433f1bc706d.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40f2aa98-b66b-4304-9cf7-209f063a3ec2.jpeg


圖:現場參與者相互繪製肖像,借此快速的熟悉了彼此



/admin/att?path=/2020-02-01/55cf0b55-e325-43b8-8571-67a11b560ab8.jpeg


圖:工作坊現場


Ian教授+徐放教授:

接下來,我们將為大家介紹本次工作坊的運行方法,我们想通過講故事的方式告訴大家metaPLACE這個項目的由來。這之中將包括過去幾年中我们所從事的研究以及其他機構進行的類似研究,所有研究成果都旨在探究在城市設計的各種問題中,如何鼓勵市民參與以及如何利用數字媒體作為手段。


/admin/att?path=/2020-02-01/a8c3d4df-5d29-468e-ae01-7fbab57388cf.jpeg

圖示中的這個項目是與Idem合作的。作品由兩部分組成,左邊螢幕上滾動的照片流來自群眾上傳到社交網絡的圖片,由此,它代表了市民眼中的城市印象。當觀眾靠近等離子螢光屏時,照片的流動速度會變慢,並將人的形狀反映在螢幕上,形成一個抽象的圖形,由此與觀眾形成互動。



/admin/att?path=/2020-02-01/6675e584-a565-4184-bb6e-0b011e1512d7.jpeg

mad.lab由Sam Priestman和我共同創建於2012年,其合作者有川美和Architects,我們以工作坊的方式來開展實踐。重慶是一個非常獨特的都市,因此我們在考慮將重慶作為一個媒體介入藝術創作的地點空間場所。由於媒體技術的複雜性,我們在實施過程中、在關於這個城市的資訊採集時,經常會面臨一些問題,但我們很快就發現我們可以用其他方式獲取這個城市的資訊。



/admin/att?path=/2020-02-01/fa06ad29-21a9-4c13-8497-c54118bae1bb.jpeg

比如,如上圖中所示,我們做了一個最簡單的嘗試,即用粉筆,請公眾在人行道上進行隨意塗鴉、創作。這是一個同學的作品,用比較傳統的路徑吸引觀眾表達他們對都市的感受。這個粉筆塗鴉很快就會消失掉,但是也會在地上短暫地存在一段時間。由於操作方式及其簡單,這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的參與。



/admin/att?path=/2020-02-01/c9c152d5-0a3f-4b91-b0b1-205b37a7f4c2.jpeg

這張圖是2016年北京設計周的作品,在作品中,我們進一步收集了人們對城市的反應。我們在黃色卡紙上寫下問題,邀請觀眾來回答,有人寫字,有人畫畫,很多回應超出了我們的想像。

/admin/att?path=/2020-02-01/47630bb4-c59d-4962-b3ad-092aa54201d9.jpeg

在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嘗試,如英國劍橋。如上圖中的案例,這個項目嘗試回答的問題是“如何對這條佈滿小商鋪的街區進行視覺化設計”。我們在這個項目中,採集公眾意見、帶領公眾參與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在商店門口,設計安裝一個小按鈕,來詢問公眾的心情。數據收集完以後,我們將“不同的心情”核算成百分比,由此實現了將抽象的感情視覺化。這個項目對技術性的要求不高,視覺轉化的方式也比較傳統,但是輕易就實現了人與社區的互動。



/admin/att?path=/2020-02-01/cac54e60-bedd-40d4-8884-ae8ffbd059f5.jpeg

另外一個案例是上圖中新西蘭首都惠靈頓的一個項目。政府提出了一個十年發展計畫,希望了解到在地居民對所在地區的印象和評價。該項目在社交平臺收集市民的反饋,並將其投射在市政廳建築上。我非常喜歡這個項目,它融合了政府、公眾以及城市規劃設計師三方的互動和思考。

/admin/att?path=/2020-02-01/9feff4f0-2d5b-4061-9fdb-22754f9bc7dc.jpeg


這是倫敦的一個案例,反映了外來人口對於居住區的認知和感受。

/admin/att?path=/2020-02-01/3d7e7f71-68ef-477e-996c-15bdbdd4dfe3.jpeg

上圖這個案例是在一個街區所做的實踐。這是一個資源配備齊全的街區,包括一個大螢幕,當地政府想要良好利用這些資源。我們根據政府需要設計了一系列問題,放到螢幕上,來往居民可以通過手機進行回答,數據會實時更新顯示在大屏幕上,對政府來說,這可以直接獲得居民的反應;對設計師來說,可以感受到手機作為媒介,在城市設計中產生的藝術和價值。

/admin/att?path=/2020-02-01/9cbd9dc5-f187-4e6c-a2a4-1392d236a0c4.jpeg

這是我們新南威爾士大學藝術設計學院裏的一個裝置,可以對問題的回答進行統計。


為了讓大家更直觀的感受這種媒體交互方式,我們以這樣一個簡單的手機端問卷,請大家掃描二維碼,跟隨問題,選擇答案。


讓我們來回顧下,以上所有展示的項目均旨在說明,媒體介入在城市設計領域及其他領域都具有建構性的意義。正如曾途先生提到的,中國城市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展,隨之也帶來了高度複雜性。這為我們提出了一些問題,比如什麼是互動?如何鼓勵群眾參與互動?媒體介入是否在重慶的城市設計和建設中能夠起到響應的作用?這些問題與重慶的城市建設息息相關。


/admin/att?path=/2020-02-01/91e24ea7-96e2-4b7d-a684-52cc6bf17761.jpeg

2017年,我們對重慶城市媒體生態進行了研究,如上圖所示。從重慶現場來看,媒體技術介入已經存在,具有多樣性與複雜性,有些只為盈利,有些與環境相容。媒體可能面臨著過度商業化的現狀。


接下來,需要大家“協同參與”了,我們為本次工作坊設立了十個問題,請大家自行分為五組並選擇兩個問題,在小組內對於這兩個問題進行延展、回應或者給出任何你認為與這個問題相關的任何思考。核心問題是,我們是否能以媒介作為手段激發出一種合作的、交叉的機制,來參與城市設計?我們能否通過合作實現價值?以媒體作為參與城市設計是否具有拓展性和延伸性。核心目標是嘗試“合作設計”這種模式,希望大家能够以主人公的身份參與到這場交互中。


/admin/att?path=/2020-02-01/19d58bc9-2d96-4190-9fee-42dcd639585c.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a4f7e745-15ca-4779-b25e-8ae62a247e49.gif


/admin/att?path=/2020-02-01/14772aab-2f8d-4ac8-9ae5-5d24831bcedf.jpeg


圖:貼起來的各組討論出的關鍵詞


第一組:重庆可以从新的城市规划数据收集⽅法中受益的主要利益相关者是谁 ?任何潜在的利益相关者将如何受益?在哪些潜在的位置,事件和城市环境中可以以有⽤和有意义的⽅式使⽤媒體界⾯?



/admin/att?path=/2020-02-01/b5bc0311-cb29-4c38-8d24-04a02200a6f0.jpeg



Gareth Jones先生:

        每個人都有發聲的機會,但一些特殊群體的聲音是受限的,如殘疾人、少數民族、老年人和低收入人群等。以樹木做比喻,環境同樣無法發聲。我們組的做法是“去中心化”。我們在建設過程中通常會注意那些較為多元化、吸引人的東西,但我們同時應當注意那些不起眼的細節。以我在日本的經歷為例,日本人非常關注細節,而這是在重慶現場下我們應當注意的部分。


現場交互:

        對於資訊收集主要有兩種途徑,一是公共空間,二是社區。首先,廣場、車站、碼頭這類公共空間的人流比較聚集,資訊收集效率更高,應當成為資訊收集的主體。其次,加强社區建設,通過社區來進行資訊收集也是必要的。隨著老齡化程度的不斷提高,退休人群越來越多,這類人群有大量的空閒時間,是可加以利用的資源。


Gareth Jones先生:

        您的觀點恰好反映了我們剛才說的問題,即退休人群可能是弱勢群體,他們的發聲是不被重視的,或是受限的。您提到加强社區建設,讓老年人發聲,恰恰與我們的提案完全相符。



第二組:可以为城市规划收集哪些有⽤的数据?列出可能对城市规划⼈员了解更多有⽤數據的潜在问题。在媒體界⾯中可以使⽤哪种技术来表达问题或引發參與的形式有哪些?



/admin/att?path=/2020-02-01/2115d2a6-01a1-462e-819c-9e920dbaa763.jpeg


Adam Hinshaw先生:

        我們的討論是從米蘭的一個廣場開始的。在這個廣場中放置了很多雨傘,通過雨傘能够反映出廣場使用的時間、不同人群的年齡性別、為什麼使用以及怎樣使用雨傘等等數據信息。在公共空間建設公園是一個常見的選項,傳統的花園是從審美角度出發來考慮的,而我們更多關注生態環境。在得到答案本身之前,如何建構問題也是值得討論的。重慶是一個很特別的都市,比如氣候,比如城鄉交界,這對於進行綠化建設和花園營建都是有優勢的。對於這個問題,我們不期望馬上得到解决問題的方法,而是通過重新再提一個問題進行進一步的思考。利用非數字化手段的方法,讓觀眾在白板上用不同的顏色表現自己現在的心情和感受,使觀眾參與。也可以通過數字荧幕的即時變化來表示使用率的高低,比如以不同顏色來展示不同空間的不同使用程度,以影像直觀表現抽象的數據。還有一種方法就是直接通過人肢體上的親近接觸反應對空間介入的感受。



第三組:城市媒體提出了哪些问题,机遇和挑战?谁可以参加?他们如何参与?谁可以看到结果?



/admin/att?path=/2020-02-01/e9082875-3fbb-4e5d-9c6f-ec558f65d64d.jpeg


徐華偉先生(左一):

        首先,挑戰。我們選取的第一個關鍵詞是“空間媒體化、媒體空間化”。如果我們的都市空間或者建築表皮等同於一個媒體的話,那麼媒體所發生的所有風險問題,都在此議題下產生。傳統媒體必須要有一個把控人或者守門人,在資訊發佈的終端對其進行把控以規避風險。那麼該由誰來把控?是否會造成壟斷?一些傳統媒體習慣性把控輿論方向,這帶來了很大風險。表達情緒固然好,但如果用來進行決策便會面臨巨大風險,英國脫歐事件就是典例。另一個問題是,誰來運用這些數據?我們認為有兩個方面:第一,在都市的公共大螢幕上,比如重慶解放碑。這一部分的受眾主要為遊客,以及對都市發展感興趣的群體。在這裡,人們僅僅表達一種態度,不參與決策;或是在商業空間中,吸引人們互動,增加人與人之間的接觸。第二,在人群固定的社區,以互動的方式打破鄰居之間的陌生感。人們可以對一些簡單的日常事務性的工作進行選擇決策,比如說停車費、廣告費等。以上是我們認為有可能發生的幾個領域。

        其次,機遇。重慶是一個富於機遇的都市。一來,重慶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二來,重慶地形决定了它較為擁擠的城市空間;三來,冬天的重慶氣候濕冷,人們更容易接受一些溫暖的、光源性的東西。因此,大螢幕在這樣的環境下會有更多的受眾。


/admin/att?path=/2020-02-01/8dc0e5f3-07f8-4b22-9153-1bb5eb8d1a71.jpeg


曾途先生:

        中國的現場是由以下幾方面構成的:籠統的中國文化社群現場、學科和邏輯思維工具介入的公共議題現場,包括現代化、未完全現代化的存量文化。自秦代起,中國開始使用郡縣制,國家管理許可權只能下達到縣級。而西方經驗參與中國現場所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由於人口基數巨大,中國人本身就成為了一個大數據問題,在樣本上會有巨大的挑戰。最大的問題就是公共資源的創新使用和決策機制以及如何能够疊加更多公共價值的機制建立。中國的媒體資源主要分為兩塊,一是政府,二是經濟。澳大利亞的決策更多是在公共空間,但在中國的決策更多是在手機——微信上。每個人微信好友上限是5000人,每個群組上限500人,這為議題討論提供了巨大的便捷。雖然中國到處都是政府廣告,但中國人的行為模式卻是緊盯著手機荧幕,我們與資訊的互動更多是通過自己的掌中方寸進行的。

        但如果一定要做公共互動,中國最近在用一個新的名詞叫做“社群建構”。在新的機制下重新定義社區以及共同體的價值,這與中國的經濟轉型、產業轉型及社群重組有關。

        最後,如何與中國社群打交道?一個小竅門是,中國人的行為模式是“占小便宜”、但要求大回報。中國人在公共空間進行互動時,並不願意付出太多。所以“yes or no”的選擇模式對於中國人而言甚至不如搶紅包。比如在家族群發紅包,分到每個人手上的錢可能很少,但重要的並不是錢的數額,而是分享這個行為本身所傳達的情感。這是一個文化差异。


徐放先生:

        以大螢幕進入公共參與僅僅是路徑之一,確實還存在很多不同的辦法,您今天所講的內容非常具有啟發意義。


曾途先生:

        分小利,去公權,以“占小便宜”的方式來使整個大群體獲益。在紅包的案例中正是這樣,騰訊不費吹灰之力,就製造了一個巨大的線上公共場域。我們在進行項目時也應利用中國人的特性進行同樣的思路。但應注意的是,“小便宜”只是中國人的說法,所謂“小便宜”更多指的是“便利”。中國人真正提意見的路徑,就是“占你便宜”。“yes or no”不是一個中國式的選擇,因為被問及任何問題時,我們總是回答“還可以”。



第四組:指导公众参与范围的因素有哪些?谁来推动这⼀过程?谁拥有和管理 收集的数据?艺术家/设计师如何利⽤这些界⾯为创新的公共艺术或设计创造机会?


/admin/att?path=/2020-02-01/43544aed-a869-462b-8c4d-f335e9f64b16.jpeg


曾岳先生(左一):

        解鈴還須系鈴人——由科技引申出來的問題還是要以科技管道來解决。當今的科技為媒體介入公眾提供了便捷,商業的運營機制又强化了這種控制力度。越來越孤獨的人群就是最好的印證。我非常欣賞運用分享的方式來創造無邊界的、模糊的公共性城市空間這一觀點,希望由此以邊界為主題,進行突破隔閡的嘗試。現在的技術條件已可以滿足找到不同的選擇和突破的點,並由大數據連接相似的人群。所謂的科技並不神秘,它本身就是一個作品。


/admin/att?path=/2020-02-01/d55d42a2-af6f-42ee-b1d4-46622ff1fd39.jpeg


Luke Hespanhol先生:

        我們會對Yes or no的問題尺度進行調整。談到尺度,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一是物質層面,二是文化精神層面。在澳大利亞,數據的所有權和處理權主要由政府掌控。但這僅僅是澳大利亞的情况,不一定與重慶相似。那麼,在重慶要如何建構有效的資料處理管道?藝術家如何利用數據?正如剛才曾教授所提到的,資料處理不必局限於大螢幕,利用其它媒介同樣可以實現目的。在澳大利亞,這個實踐過程有不同的參與者,互動、數據、聲響都介入其中,並通過公共活動,圍繞此進行不同實踐。數據的處理可以建構在公共空間裏,那麼採集數據的方法也可以成為一個單獨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將人們聚集起來進行互動,這種做法就是分享大家的故事。這個數據的收集可以迴響到公眾,激發藝術創作,藝術家抓取氣氛,並將其展示出來。




楊寧女士:

        我是從實施的科技層面來談這個問題的。運用科技手段勢必會涉及複雜的算法,但我們的對象是普通百姓,所以我們展示給居民的內容要儘量簡單而易於理解。語音辨識可以對數據進行篩選,抓取關鍵字,提高數據的可用程度。我們設計的問題必須是有用的,其次,我們可以用這些資料與政府部門合作,為其提供城市建設的參考。我注意到一個IT公司提到的問題:成本。如果沒有其他機構輸入資金,我們只能壓縮成本。這有兩個通路:第一,在其他城市的政府部門想做宣傳,國家給了他們文宣資金。政府提供硬體、軟件的開發資金。第二,政府部門在公共區域的文宣荧幕下方打廣告,增加收入。在中國,老百姓已不怎麼看官方媒體了。百姓關注的非官方自媒體包括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網站。最後要分享的是,老百姓已經有自己喜歡看的媒體,那麼如何吸引百姓就成為我們關注的問題。我們的順序是,最先為中年人,其次是兒童,再次是老年人。唯有此才能最大程度吸引百姓。全世界的文宣都是自上而下的,那我們如何實現自下而上呢?首先需要在小荧幕上讓他們對自己的社區有參與感,其次要在參與過程中受益。選取有效數據,設定選項並實时顯示。



第五組:数据应保存在哪⾥?在公众场合?线上?在项⽬上?如何访问和使⽤数据?对于开发吸引⼈的公共界⾯,哪些当地⽂化符号或其他考虑因素可能有⽤?


來自重慶工商大學的同學們:

        我們是一群年輕的學生,能够提供年輕人對數據的看法。首先,如何對數據進行分類?我們將數據分為兩類,一類是可儲存的有用數據,一類是可消失的無用數據。在生活中又有三種,一種是可以放線上的雲數據,包括公安系統中不可調取的死數據以及手機中可隨時查看的數據,一種是可以滾動播放的可更換數據。這幾類數據可以存在于各種場所,但除了直接看到數據外,如何與其進行互動。年長者可能誤認為年輕人只看手機荧幕,但實際上我們仍然會注意到大屏。以重慶為例,重慶一直是一個網紅都市,那麼,如何與荧幕互動?一個是“江湖”概念,一個是“X都”(如霧都)概念,對於年輕人而言,我們也喜歡、在乎這些復古的東西,如果將其用於大螢幕,年輕人也是樂於接受的。另一個問題,如何利用荧幕、如何新增其使用?我們要設計出更加宜居的都市,促進互動城市規劃。荧幕是一個很好的傳達情感和心理狀態的媒介。那麼我們的公共荧幕就可對這些數據進行收集和分析。剛才曾途老師講到,中國人可能不擅長做yes or no的選擇,那麼我們就可以利用科技,通過分析來獲得具有傾向性的答案。借此,我們與荧幕的互動就會新增,一來,數據形成的荧幕會使人得到放鬆,二來,荧幕通過互動獲得數據,瞭解都市中的人的情感和問題。



■ ■  工作坊開展回顧·第二天  ■ ■


日程



/admin/att?path=/2020-02-01/9cf0e788-b2a7-4ac2-ae5c-f936f8ae770f.jpeg



以工作坊第一天,五個小組在五個問題方向下、頭腦風暴、討論匯出的信息為基礎,Ian教授和徐放教授引導大家嘗試融合這些思考和想法,應用工作坊提供的紙張、剪刀、膠水、Ipad模型等這些實際工具和材料,工作坊參與者開始進行深入思考,進一步具體化想法。參與者可以寫、可以畫,可以裁切紙張進行粘貼組合,不停地嘗試,嘗試後不喜歡就扔到一旁,然後重新嘗試。


經過了一整天的實踐,驚喜的成果開始呈現,在此為您分享部分精彩內容。



/admin/att?path=/2020-02-01/849d78ac-da23-4eef-8144-556a5890cf11.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4e36a0fb-766c-4e79-b731-b448bde51308.jpeg



第一組:《WWW木聯網》

成員:靳立鵬、河子

想法說明:

這個設計主要是回應昨天Matthew提出的為無法發聲的群體發聲,比如怎樣為樹發聲,所以我們設計了一款名為WWW(Wood World Web)的感測器與APP。這個“WWW”實際就是地下龐大的菌根共生系統,即真菌像互聯網一樣起著資訊公路的作用,連接著複雜的生命網絡。我們的感測器將直接與植物根系相連,記錄根系發出的聲音,通過bio-sonification將其轉化為音視頻資訊,最後在手機黑色或暗色的介面呈現出來(以表達這個秘密交流的世界是在地下)。我們以黃桷樹為例分別在手機介面顯示了黃桷樹同物種之間,比如父母黃桷樹對子女在能量與營養上的支持,黃桷樹與其它樹種之間的資訊交流,以及黃桷樹與昆蟲、蚯蚓和鳥類的關係,比如它受害蟲攻擊時,會釋放信息素吸引該害蟲天敵前來(此時感測器可能不連接根系)。這一設計也會衍生出用於農業與食物主題的產品,比如與工業或生態農業的農作物根系相連並進行比較。在工業農業把土壤菌絲共生系統破壞之後,農作物變得less talkative,無法通過真菌與周邊環境進行有效溝通,得到全面的營養,過分依賴化肥農藥的支持,所以農產品不僅有農殘而且營養成份很低。

最終它將被作為網上的開放源資訊廣泛應用於孩子的教育、審美甚至娛樂需求,希望能夠重塑公眾對自然的感知,學會傾聽來自自然的聲音。博伊斯說:“我們種樹;樹種我們”,是在表達人與自然的雙向溝通。萬物原本有情有聲,但現代人卻失去了傾聽自然聲音或警告的能力。所以以新媒體為媒介為樹發聲是啟發公眾獲得一種聯系的思維方式,去思考自己與周邊其它生命的共生關係,以及未來的永續問題。

徐放教授 :

這個想法真的很棒,對風景園林體系的構建有顛覆性的影響,也可以應用到人類對自然界的交互性體驗和認知教育。



/admin/att?path=/2020-02-01/c3f44b22-74bd-4ab0-9c07-85c5abf7dd25.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79f3c951-6fa9-408f-b785-09e65d2ca273.jpeg



第二組:《“城市畫布”計劃》

成員:梁紫琪、薛煚予、楊堯潔

想法說明:

生活在都市裏,每一位都市的居民都是都市中的一份子。我們小組的成員認為居民作為都市中的一員,在奔波於經濟資料道路上的同時也應該發現和關注都市中微弱的或者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弱勢群體。

我們小組的成員設想了一個可以幫助都市居民找到自己想關注或者幫助的群體的方案。

在都市人群密集的區域例如商圈,廣場或者地標塔樓之類的地方,放置一塊大螢幕,荧幕上呈現的是黑白線框的一幅畫,畫裏有代表都市中一些弱勢群體的建築。在放置荧幕的區域附近例如地鐵站可以公示方案的二維碼。當人們掃二維碼並參與回答了方案中的問題時,所收集到的數據就會以增添不同顏色的色塊的管道呈現在外部放置的大螢幕上。

方案中的問題只有一個,是詢問參與者想要幫助的群體。選項裏的藍色、黃色、粉紫色和綠色分別代表老人、殘障人士、兒童和樹木(環境),選項可以單選也可多選。當參與者做出了選擇,那麼選項的代表色塊就會在大螢幕中顯示新增色塊。隨著參與者人數的新增,荧幕上“畫”的色塊也會越來越多,畫中的都市就會越來越豐富多彩。在方案的問題被回答後,會提供出一些幫助先前選擇幫助的群體的給予幫助的管道和瞭解他們的途徑。

在我們小組成員的設想當中,此方案並不會強迫參與者去關注和幫助那些群體,而是希望通過這種互動的管道去提升人們心中的正義感,在大螢幕顯示的色塊分佈圖也是想體現如果越多人們去關注都市中身邊的聲音微弱的群體並能够給予他們幫助的話,那麼都市就越能够變得更加多彩更加美好。



/admin/att?path=/2020-02-01/0bce2518-5657-48cb-b724-f93a0055d758.jpeg


/admin/att?path=/2020-02-01/e18bc173-d6c6-49c4-bc10-fb6a1a651a7b.jpeg



第三組:《Let’s Pin Up》

         設計者:何欣眉

         想法說明:

         我們在做城市規劃的過程中,很容易忽視社會弱勢群體的聲音,例如殘疾人、小孩、老年人、學生,但他們依然是這個城市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我想採用一種非高科技的資訊收集方式,讓所有群眾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表達自己對這個城市、對自己生活的情緒。

         我的概念是在地鐵站或者在寫字樓集中區域,又或者在公共廣場等人流量大的地區,創建一個非常長的pinboard。通過色彩的漸變(冷色到暖色),設計幾個由淺至深、由廣泛到細節的一系列邏輯性的問題。我們將會在每個問題下麵提供4-5個選項,分別對應不同的顏色,例如傷心的情緒—藍色,憤怒的情緒-紅色,開心-桔紅色。這樣資訊收集者可以立刻看到他們想要的效果,對於弱勢群體,他們不用借助任何電子設備,均可以參與這樣的互動管道。同時,我也希望這個pinboard可以成為一個graphic installation,為原本平淡無奇的公共空間增添一抹色彩,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讓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產生更多的溝通。   


開放交流Luke Hespanhol先生:大家的嘗試都是很有價值的,不過我認為,一個好的媒體設計,需要同步回答或者追問以下幾個問題:為誰設計?如何管理和應用這些蒐集的數據?做這樣的設計,是針對什麼樣的目的和訴求?如何在已經收集的數據基礎上作進一步思考?


Ian McArthur先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其實公眾的實際感知是:自己跟數據之間的相關性和距離遙遠,而打破這之間的隔閡和錯誤認知,這也是co-design的主要目的之一。


Julia Priestman女士:我記得七歲的時候,我離開父母去了英國,那時我不懂英語,一個人也不認識。我有很多困惑和問題,所以我寫信給我的母親尋求建議,但一封航空信過去需要一個多月才能到達她,然後一個多月才能得到她的回復。令人痛苦的漫長等待時間教會了我從情感上和實踐上獨立思考我所向母親提出的問題的解決方案。如今,大多數人通過技術交流。這加快了資訊的傳遞速度和人與人之間的反應速度,大多數事情很快獲得結果,而缺少了真正的思考和發酵,當我們在追尋科技便捷性和生動性的同時,科技也從新構建了我們的日常生活和相處管道,或許我們應該時刻警醒,科技產生的根本訴求和目的,而不能深陷進科技本身。




■ ■  參與者  ■ ■



/admin/att?path=/2020-02-01/8f256680-9c42-403d-9fec-adda9afb86a8.jpeg


●曾途

藝術家,文化研究者


●倪瀾

副總規劃師,高級工程師


●劉向暉

深造工作室/UDG重慶,總建築師,曾任非常建築設計合夥人


●薑濤

國家注册城鄉規劃師


●劉文景

關注通過藝術啟動老舊城區,希望通過藝術達到鄉村振興


●邵麗樺

藝術家,社會工作者,十方藝術中心公共關係負責人


●張羅娜

藝術&社會工作者、研究者,十方藝術中心項目總監


●俞冰

高級規劃師,高級工程師,主要研究區域規劃與設計方向


●王俊梅

高級規劃師,工程師,主要研究城鄉發展歷史與遺產保護方向


●Sam Priestman

Sam專注於對接國內市場准入,以此來尋求先進科技填補中國現時科技短板和空白點的可能性


●Matthew Priestman

Matthew Priestman是普林斯曼建築事務所的創始合夥人,是英國注册建築師


●靳立鵬

博士,四川美術學院實驗藝術學院藝術與社會方向講師,出版專著有《生態藝術》


●何欣眉

大都會人壽副經理


●陳星宇

藝術家,四川美術學院教師


●黃翎啁

澳大利亞駐成都總領事館重慶事務官


●John Liu

illumination Ltd.總經理


●Gareth Jones

英國藝術家,四川美術學院外籍教師


●解昊蘇

工程師、都市設計師、創意人


●Luke Hespanhol

悉尼大學互動設計和電子藝術碩士生講師和副主任


●曾岳

四川美術學院國際交流與合作處處長兼教授


●Adam Hinshaw

創意行業軟體發展人員和系統設計師,畢業於新南威爾士大學美術學院


●龍國躍

四川美術學院環境設計系教授、碩士生導師


●吳玥涵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及性別研究博士候選人


●Jeff

空間數位化領域先驅


●徐華偉

重慶大學城市規劃博士


●馮晨

重慶大學建築設計博士,研究興趣主要是關於健康的景觀設計


●新南威爾士學生

Eloise Steele、Kate McGregor


●重慶工商大學學生

梁紫琪、薛煚予、楊堯潔



推文編輯:史芮齐

案例圖片:Ian McArthur

現場圖片:胡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