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個展《抹黃油的那面朝?》 #11


藝術家:Emilia Ukkonen

策展人:Tudor Bratu

開幕酒會:2014.10.12  19:30

展覽週期:2014.10.12 - 2014.10.24(週五至週日 14:00 - 18:00)

地點:十方藝術中心(DAC)



藝術家自述


如果你要玩撲克,你必須有牌。
我們中的大部分人顯然都在小時候得到了過多的奉承,所以才會在成年之後仍然想象著有朝一日我們能發現自己體內的天賦異禀。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實在太過習慣于“我是那個被上帝選中的人,他為我做了偉大的計劃”的幻想。光陰荏苒,事情逐漸清晰起來:上帝對我並沒有做任何的特殊安排。
“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媽媽和老師們在漫長的歲月裏不厭其煩地老話重提。我們想為下一個麥當娜或者別的什麽巨星,漂亮,並且走到哪裏都被愛環繞著。“藥水”喝多了,我們自然每天都幻想著自己是個大人物。當我們年輕時,我們覺得整個世界都在自己的手心裏。任何甜言蜜語我們都能聽到。
我們為生活設定了偉大的目標。我們想要成為著名藝術家和思想巨擘,或至少也得獲得個什麽三流的首作獎。最讓人生氣的類型是那些僞波西米亞知識崇拜者和他們的知性氣質,整日在圖書館走廊和藝術學院前遊蕩,戴著他們笨重的框架眼鏡討論德裏達。
對成功的渴望灼燒著我們。我們投入大量的時間去達到那些目標。我們相信所有的辛苦勞作在遙遠的未來定會有所回報。我們認為寂寂無聞的此刻只不過是榮光到來前的序幕。每個人都希望能在太陽上擁有一席之地。在某個天清氣爽的日子,當我們明白我們的目標無從實現,現實便無情地重創了我們。我們以為在通往苦澀結局的路上,我們隸屬于那支勝利的隊伍。然而我們不過是這個幻象的俘虜。“某天我會有所成就。”這樣的想法使我們無法接受一個不那麽輝煌的真相:如果我們屬于平庸的階級,那麽我們應該感到高興。你的好運並沒有在轉角處等著你。這個世界如此殘酷,冬天又太過漫長。
N.B.如果你感到自己與衆不同,在事務中像個天才,這也許是抑郁或精神分裂症型人格精神混亂的征兆。

Emilia
一個被寵壞的小孩寫于21世紀



活動介紹


/admin/att?path=/2016-05-19/caa18e78-c67a-49a1-9bce-a65a2a2e6136.jpg/admin/att?path=/2016-05-19/ec8d0421-bbab-4864-a791-bc8a09f53bef.jpg

展覽開幕酒會現場


一旦你才華橫溢,人們就開始嫉妒你。軟弱的人總是嫉妒那些實現了夢想的人。卻告訴我他們開著什麼樣的車,睡著什麼樣的女人。此處女人是複數。當那些失敗的丈夫在花園裏除著草,我卻在操他們的妻子。我給女人快感。為什麼我該對他們撒謊?我給她們的那種滿足感,她們再也不可能在別處獲得。我魔法般地撫摸。從沒有女人帶著遺憾離開我家。女人們,她們也試圖留住我,但是她們很快就會發現她們手上的牌實在太爛了。我相信一夫一妻制,但僅限一晚。我並不享受傷害任何女人,但結局如此。而且我並不覺得抱歉。有時候粗暴無禮是唯一脫離困境的方式。當女人認識到她們的錯誤,她們會做一切事情讓我回心轉意。她們也許會苦苦哀求或是低頭認錯。可我必須讓自己從困境中解脫。而且我從不回頭。太多女人太少時間。我擅長此道,沒有辦法停止。謙虛實在不是我的風格。而且我也不會為我的成功道歉。你能不能挪一下?你的呼吸很臭。我是我們公司目前的副總裁,你很可能已經知道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總算獲得了提升。沒有人可以否認我是這個公司的靈魂人物。

而且是不可替代的。我可以看透人們可悲的謊言和軟弱的防備。我陪他們玩他們的遊戲,但以我自己的規則。你瞧,我能讓人做我想要的事情。或者更準確地說,這可能聽起來有點可怕,但是我習慣這樣。人們意識到我的權威。一旦我做出決定,我會投入我所有的精力和努力達成目標,不論這個專案是大是小。我絕不接受第二榮耀。我不斷地敦促自己。這段時間我開始做俯臥撐晨練。現在我可以做一千個俯臥撐。我覺得懶惰的人就像是腐爛的蘋果,你把它放在一個新鮮蘋果的旁邊,很快就兩個都腐爛了。在那些心理暗示下,就連我,我也曾感到壓抑,但我接著就去慢跑了。生活就是這樣。習慣它吧。從沒有人說這是到一次娛樂公園的旅行。沮喪不過是懶惰的藉口。軟弱的人總是試圖讓身邊的人為他們感到可惜。“這都是我媽媽的錯。”一切沒有如願的事情,他們都責怪於他人,他們的媽媽,環境或者仙女。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照顧我自己。因為事實是,你吃什麼你就會成為什麼。我飲食均衡而且有嚴格的常規鍛煉。我充滿能量而且我的身材很好。他們吃那麼多是我的錯嗎?我不想聽“我真的沒有吃那麼多”。

實際上他們一天吃的比我一個星期吃的都多。我覺得挑剔和批評失敗者是完全合理的,而且必須有人那樣做。哎喲,我不知道我不能發表我的意見。如果我不能批評其他人,那我該說些什麼?天氣?去他媽的。你完全可以吃屎這與我無關。或者你可以吃任何你想吃的東西,但別認為我會對你的問題感興趣。噢是,好看並不意味著什麼,而且錢也不會帶給你快樂。那些用屁股思考的人這樣說。身居高位很難,但是當我還擁有它的時候我就會盡情享受它。這是我掙得的獎賞,沒人能質疑我。我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獨角戲》 影像臺詞


/admin/att?path=/2016-05-19/9291d178-f3f7-4b84-a645-94881d17b2ca.jpg

《獨角戲》 影像


問題是,我渴望成功。以我的標準,芬蘭太落伍了。我必須要離開。我應該有更好的生活。我一直知道我是特別的,是與眾不同的。芬蘭人真醜,著裝也很糟糕。醜八怪就該呆在家裏或是被鎖進地下室。每天在蠢爆了的Marimekko服裝店看見他們真是讓人討厭的事情。當我看見他們在促銷服飾前徘徊,我真想對他們說:“別費勁了,無論你怎麼努力,醜就是醜。在你浪費你的票子之前,還是先減減你的贅肉吧。”人們是何其愚蠢啊!我讓我的男朋友扔掉他的蠢帽子。他竟然不肯,說是他的耳朵會冷。芬蘭人在物質享受上實在太落後了。然後他們竟然認為樸實是種美德。樸實除了乏味什麼也不是。他們說如果你的目標太高,你必定會失敗。那我們究竟還要不要有目標?他們又說,即使你在某方面很有天賦,你也該絕口不提。你必須要降低自己的姿態。你被生下來了,在高檔地段貸款買了個粗鄙的房子,接著為了還清貸款在愚蠢的崗位上沒日沒夜地幹。然後在退休的早兩年,你終於可以享受你金色的晚年,在中產階級的幻覺中整刈你的草坪。但那不會長久的。你會得癌症或被自己的脂肪窒息而亡。你死了,生活如常繼續。沒有人會記得你,或者他們根本不在乎。每個人對自己無聊的生活都有各種擔驚受怕。這就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嗎?我想我應該成功,那是我應得的。我為此努力工作,而且我比其他人更有才華。

我的藝術品很好,或至少比某些要好。我Google了倫敦泰特美術館和紐約高古軒畫廊,這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連達明恩.赫斯特都能在那裏展出。藝術學校裏到處都是素食主義的嬉皮士空想家。難道他們不知道我們不是為了讓世界和平讓牛欄更寬廣而做藝術的嗎?為了錢也不賴。我有我想要的生活。我不關心貧民窟。我想要成為一個血統優良並且繼承了大筆遺產的貴族。我不想像那些平庸的笨蛋一樣生活。我想擁有魔力,擁有漂亮的人和東西。就像瑪麗蓮夢露說的:鑽石是女孩最好的朋友。我猜如果我做藝術,人們會注意到並尊重我。人被分為贏家和輸家。我也想做一個贏家。


/admin/att?path=/2016-05-19/619abd28-643a-4d36-a3c7-1c1df8464fae.jpg

《自畫像》 影像